聖經地理專文

聖光聖經地理 Bible Geography

所多瑪和蛾摩拉之謎

The Mystery of Sodom and Gomorrah

Robert B. Marcus, University of Florida

鄧澄欣譯

1. 前言

許多舊約中的故事含有地理的意義。其中最為人熟悉的是有關所多瑪和蛾摩拉城毀滅的事件,這事發生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創世記13:5-9告訴我們,自從離開吾珥之後,亞伯拉罕與他的外甥羅得住在一起。他們二人都很富裕,有許多牛群及僕人,但他們所住的地方無法供應他們所有牲畜的需要。因為牲畜太多,牧草不敷應用。儘管他們要面對周圍的迦南人和比利洗人攻擊的危險,他們的僕人卻起了紛爭。亞伯拉罕對羅得說要停止相爭,我們不能忍受同族分裂的危險。亞伯拉罕給羅得選擇他所喜歡的地方。我們在創世記13:10-12讀到:

「羅得舉目看見約但河的全平原,直到瑣珥,都是滋潤的,那地在耶和華未滅所多瑪、蛾摩拉以先如同耶和華的園子,也像埃及地。於是羅得選擇約但河的全平原,往東遷移;他們就彼此分離了。亞伯蘭住在迦南地,羅得住在平原的城邑,漸漸挪移帳棚,直到所多瑪。」

在聖經中提及許多的地方至今仍然存在,但亦有許多地方只能找到它們坐落的位置或從考古學和/或一般文獻來證實它們的存在。在舊約的創世記到西番雅書,所多瑪在八卷書中有所提及;而在新約的馬太福音到啟示錄則有六卷。儘管在聖經及世俗文獻中常有提及,所多瑪-蛾摩拉之謎仍有令人困惑的地方,因為這兩個城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跡。因為有那麼多有關這兩個城的記載,說它們從未存在過的假設看來是不合理的。那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導致這兩個城市的消失,甚至連它們的所在地也無法找到呢?

2. 兩城的所在地

對於這兩個城市的所在地,我們大致上有所共識,它們大概位於死海附近。羅得揀選的地方是在希伯崙的東南方,位於希伯崙和死海之間。創世記14:8-12提及這兩個地方,是因為在平原城邑的王與來自所多瑪和蛾摩拉北方的王之間發生戰爭:

「於是所多瑪王、蛾摩拉王、押瑪王、洗扁王,和比拉王(比拉就是瑣珥)都出來,在西訂谷擺陣,與他們交戰,就是與以攔王基大老瑪、戈印王提達、示拿王暗拉非、以拉撒王亞略交戰;乃是四王與五王交戰。西訂谷有許多石漆坑。所多瑪王和蛾摩拉王逃跑,有掉在坑裏的,其餘的人都往山上逃跑。四王就把所多瑪和蛾摩拉所有的財物,並一切的糧食都擄掠去了;」

1500年之前,死海的水位是低於現今的水位。今天所見到在死海南部水面帶有瀝青(asphalt)的滲流(seepage) ,很可能是在創世記亞伯拉罕和羅得時代的居民所見到在陸地上的軟泥窪坑(slime pits)

除了那小村落瑣珥之外,所有在平地的城市都被消滅。瑣珥能免於難是因羅得的祈求。瑣珥有可能是位在所多瑪3-5英哩(5-8公里)的範圍內。在日後地圖上的瑣珥是否就是昔日的瑣珥,我們無從知曉。但有一些證據支持這樣的假設。在創世記19:23-25記載說:

「羅得到了瑣珥,日頭已經出來了。當時,耶和華將硫磺與火從天上耶和華那裏降與所多瑪和蛾摩拉,把那些城和全平原,並城裏所有的居民,連地上生長的,都毀滅了。」

27-28節,我們繼續讀到:

「亞伯拉罕清早起來,到了他從前站在耶和華面前的地方,向所多瑪和蛾摩拉與平原的全地觀看,不料,那地方煙氣上騰,如同燒一般。」

另一處經文可作所多瑪和蛾摩拉定位的幫助就是創世記19:17。「逃命罷!」天使對羅得說,「不可回頭看,也不可在平原站住。要往山上逃跑,免得你被剿滅。」在同章的26節,我們讀到:「羅得的妻子在後邊回頭一看,就變成了一根鹽柱。」

聖經沒有指出鹽柱的位置。不過,包括約瑟夫在內的早期歷史學家,都認為鹽柱是位於死海谷地的Jebel Usdum (亞拉伯文的意思為「所多瑪山」) 。這是一座低矮的山,位於死海的西南岸(見圖1)

圖1. 古代巴勒斯坦地圖

在1848年,由美國海軍的W. F. Lynch中尉(1852:235)率領的美國考察隊,曾記錄他們看到一枝巨大的鹽柱,前面是圓柱型,後面是金字塔型,附在岩石上,大約有40英呎(12.2公尺)高。它立在高臺上,離海平面約40-50英呎(約12-15公尺) 。整塊的結晶鹽(crystallized salt),帶有透明的石膏(selenite crystal)結晶體。阿拉伯人稱這塊結晶體的一部分為羅得的妻子。如果羅得是從所多瑪逃到瑣珥,然後再往山上跑,這樣的記載指出所多瑪可能是在靠近位於死海西南角的Jebel Usdum。

儘管有證據指出這城是位於死海南部的淺海附近的海底下,仍有人把認為它們的位置應是在死海北岸名為Zarga Ma’in (Block 1975:76) 附近的海域。

3. 兩城毀滅的假說

倘若接受這些地點的假設,這些位於平原上的城市的消失可能是因著三個自然的現象:

1)被可燃氣體所造成的大火毀滅,而這場大火很可能是由於雷電打擊該地區的瀝青滲流所引發的;

2)被地震毀滅,並同時發生氣體和/或瀝青的燃燒;

3)因火山爆發,噴出大量氣體及含有燃燒瀝青的凝灰岩(tuff),同時釋出黑色的濃煙。

要合理地解釋第一種的可能性並不困難。雖然在死海所在的區域,大雷雨發生的機率每年平均只有1%,但只需一次就足以點燃從地底下漏出的氣體。地質學家早已知道在這區域有斷層(faults) 的存在和長久以來火山岩熔流的證據。浮動的瀝青(asphalt)塊指出瀝青(bitumen)物質的存在。現今,這些瀝青塊只有在雷雨之後出現,說明它們是從淺海海底出來的。

我們可以在許多文獻中找到有關瀝青的歷史記載,例如:西西里作家Didorus;希臘地理學家Strabo;猶太歷史學家Josephus及羅馬歷史學家Pliny。事實上,約瑟夫就稱死海為瀝青海(Lake Asphalites) (Whiston 1973:33) 。在過去1500年來,因著水平面不斷上升約有125英呎(38公尺) ,在羅得時代的軟泥窪穴(Slime pits) 或是瀝青(bitumen)窪穴,在當時有可能是位在或接近地的表面。從這簡短的描述,我們可以看見造成硫磺、火和黑煙所需的要素一一俱存。同時,在適當的時機,這些可燃的物質自然點燃起來是有可能的。

第二種可能性是地震的毀滅和隨之而來的氣體和瀝青的燃燒。死海是位於斷層帶,故有地震的危險。表一說明在過去2100年中,在這地區至少有165-180次地震。倘若在過去二十個世紀中有這樣多的地震發生,由此推論,在更早的二十世紀有地震發生是合理的。在超過2000年的時間,其中共有七個間隔期(gaps) 是超過五十年,而只有兩個間隔期是超過一百年。一般來說,地震的發生通常是突發性,沒有規律的,尤其是強烈的地震。如果我們從發生的頻率來看,我們可以說,在巴勒斯坦地區平均每世紀大概有二到五次強烈地震。在公元前31年,毀滅性的地震破壞了昆蘭周圍的地區,這裡就是死海古卷被發現的地方。雖然有許多證據證明地震發生的可能性,但隨著要有熱氣泄漏和瀝青燃燒同時發生,又因著這樣的鏈鎖反應造成城市的消滅,從科學的角度來說,這樣的可能性不高。

表一、巴勒斯坦的地震記錄

世紀

有記錄的地震總次數

公元前第一世紀

第一至五世紀

第六至十世紀

第十一至十五世紀

第十六至二十世紀

3

16-17

24-26

32-37

90-97

第三個看來合理的解釋就是火山爆發,噴出大量氣體及含有燃燒瀝青的火山灰(tuff),同時釋出黑色的濃煙。沿著死海裂谷的東岸有火山帶的跡象。有兩個靠近海岸的地方,有跡象顯示曾發生過斷層的地穀活動,並有火山口能噴出火山灰(pyroclastics) 像下雨一般降落在底下的山谷,這兩個地方是Zarga Ma’in Shian-Lisan,後者的地穀活動比前者更為強烈。地質圖顯示出有許多斷層;再者,有顯著的火山岩熔流和火山口。這些事實均指出可能還有其他火山口的存在,它們因時代久遠而被埋沒。這可能是發生火山災禍當時的情景,在這樣的情況下,上升的熔岩把那裡的瀝青點燃起來,跟著便有厚厚的黑煙出現。這種火山爆發,噴出黑色濃煙和凝灰岩,成為燒著的瀝青而降落,就像火一般,正如創世記1924-28所描述的硫磺與火。

4. 結論

我們能否接受這些不同解釋中的一個為真實的情況?或者根據Chamberlin所提議的可行性假說的方法(working hypothesis) (1897:837-848),我們應否說造成所多瑪和蛾摩拉毀滅的原因可能不止一個,或許是由兩個或更多原因結合而成?無論怎樣解釋,是一個或結合幾個原因,都不能減小這事件在聖經中所記述的規模或所顯示的重要性。

5. 參考文獻

The Living Bible Paraphrased. 1973. Wheaton, Illinois: Tyndale Press.

Amiran, D.H.K. 1952. “A Revised Earthquake Catalogue of Palestine II.” Isreal Exploration Journal. 2:48-65.

Block, Joel W. 1975. “Sodom and Gormorrah: A Volcanic Disaster.” Journal of Geological Education. 23:74-77.

Chamberlin, T.C. 1897. “The Method of Multiple Working Hypotheses.” Journal of Geology. 5:837-848.

Kyle, Melvin Grove. 1977. Explorations at Sodom. New York:Arno Press.

Lynch, William Francis. 1852. Official Report of the United States Expedition to Explore the Dead Sea and the River Jordan. Baltimore: John Murphy and Company.

Whiston, William. Trans. 1973. Josephus; Complete Works. Grand Rapids, Nichigan:Kregel Publications.

Wyllie, B.K.N. 1931. “The Geology of Jebel Usdum, Dead Sea. “ The Geological Magazine. 68:366-72.


[譯自 Robert B. Marcus, 2005. The Mystery of Sodom and Gormorrah. In: W.A. Dando, C.Z. Dando and J.J. Lu (eds.) :Geography of the Holy Land : Perspectives. Taiwan: Holylight Theological Seminary Press, pp.331-336.]


資料來源 : 透視聖地地理(中文)pp.170-174
刊登日期 : 2012/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