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地理概論

聖光聖經地理 Bible Geography

C6聖地的畜牧業 (Pastoralism of the Holy Land)

呂榮輝

聖光神學院

聖經時代(Biblical times)所豢養的牧畜,包括綿羊(sheep)、山羊(goats)、牛(cattle)、驢(donkeys)、馬(horses)和駱駝(camels)等。這些畜群(herds)在古代中東人中佔相當重要的地位,因為對族群中的「遊牧人」(nomads)來說,這些是他們唯一的家產。他們對這些畜群如此的重視,是因為在中東的各地區中,牠們是較容易增多的財產,並且畜群對他們來說,供應著不同的需要。這些畜群供應他們食物、衣著、鞍騎、鎧甲、鞋履、水袋或裝其他液體的袋子,以及作為交通和戰爭時的工具。一般地說,牧畜佔他們每年收入的三分之一。大衛王對畜群之重視,可以從他置設不同的官員來掌管在不同地區的畜類看出:有管沙崙牧放牛群的、掌管山谷牧養牛群的、掌管駱駝的、掌管驢群的、掌管羊群(詳見代上2729-31)

古代中東有著不同的畜群,各自適應於不同的地區,擔負不同的工作。如綿羊和山羊,牠們被豢養來供應人的飲食和衣著;由於季節的不同,他們被牧放於山地和旱漠的邊緣地之間。對永久居住的農耕地區來說,牛主要的功能是提供「牛力」,因此牠們就多半豢養於地中海氣候地帶的沼澤地區,那裏有充分青翠的草可供牠們的需要。至於提供騎乘及馱運的驢子,主要的分佈地區是在廣大旱漠的邊緣。用來作為打仗的馬,則飼養於短草原(steppe)地區,那裡的農產以大麥為主,是馬最好的飼料。作為負重遠行於國際通道的駱駝,則生長於旱漠的曠野之地。由於飼草在乾旱及在半乾燥地區只有季節性的供應,並且水的來源也會季節性的乾涸,因此牧羊人及駱駝的繁殖者,必須經常遷徙。

I. 牛畜 (cattle)

原在新石器時代所馴養的牛,是為了供應人類奶和肉。但在主前約三千年發明了犁以後,牛就被用來耕地及打穀。犁的發明,帶來了重要經濟及社會的改變。從那時候開始,牛就與農耕分不開來,並且豢養牛畜就成為定居聚落經濟的象徵。還有,當牠們被配上軛以後,人類更是從牠們多得了一項拖車的利益(參撒上67)

牛奶不但提供飲料,也作為乳酪的原料,就如奶油(3214)及起司(和奶餅等,見伯1010)牛犢肉(veal)不但供應蛋白質,也作為祭物來獻上(92)。對農人來說,公牛更重要的功能是牠們耕犁的能力。箴言提到「土產加多,乃憑牛力」(144);大衛提到巴珊公牛的大力說「牠們向我張口,好像抓撕吼叫的獅子」(2212-13)。所羅門和以賽亞所提起的鞋 (71;賽202) 和劍袋 (226),據說都是牛皮所作的。

II. 羊群 (Flocks)

山羊(goats)和綿羊(sheep)也是一些早在新石器時代就被馴養的家畜。山羊較能耐旱,牠們能走更遠的路途而不需要常常飲水,因此更適合於在深山中和旱漠地區豢養。但綿羊只要走短一點的路程就需要飲水,因此只能生存於靠近有水的地區,並且牠們比山羊更挑食。不過綿羊由於有更多的脂油、柔軟的毛以及較細嫩好吃的肉,因此牠們的經濟價值比山羊高。還有,山羊由於適應力強,在旱季地表沒青草葉可吃的時候,牠們連草根及荊棘的刺葉也吃,故破壞力也高。從這個情況,我們可以理解到為甚麼迦密人(Carmelite)拿八(Nabal)的羊群中,山羊跟綿羊的比例僅是一比三(撒上252)

照顧羊群的人(shepherds),一般都過著困苦、並且沒有安全感的生活。因此牠們必更加無畏、更加機警和能別出心裁。他們常常如同雅各那樣,「白日受盡乾熱,黑夜受盡寒霜,不得合眼睡覺」(3140);不但睡眠不規則,並要隨時適應季節的更換及天氣的幻變。他們或也像大衛一樣,隨時要應付突然出現的獅子或熊,與牠們博鬥,為著是保護羊群不受野獸的吞噬、殺害或毀壞(撒上1734-36;摩312),以及盜賊的竊奪(1010)。在冷涼的冬天以及饑渴的夏天,他們唯一的良伴,只是那「看守我羊群的狗」(301)。為了找水源、草地他們必需經常搬動,並且在冬、夏都要為羊群尋找安全可棲身之處,因此他們對大自然環境變化的感受和反應必須更加的敏銳(參創3140)。他還得知道在羊群生產期間,該如何按那時空的特別情況之下來照顧牠們。多數的牧人都是好又良善又忠心,這類牧人由主耶穌為表徵。衪說: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 (1011)。但人總是人,聖經中記載一些欺侮女人的牧人(216-19);耶和華藉先知以西結發豫言攻擊以色列壞、不忠的牧人(341-10,參耶2311021;亞1117)

III. 驢子 (Donkeys)

中東社會的使用驢子、連同作為馱獸的公牛及馬,其歷史可以追溯到主前第四千年時代。驢子是在主前十九世紀時,當亞述的遊牧人搬到新月形沃地定居時,所介紹到中東來的。這是一種非常堅忍耐勞的動物,因此牠們在中東任何地區,任何自然環境之下,包括在最乾燥的旱漠地區都可以生存。遊牧人和農夫都很重視驢子;亞伯拉罕、雅各以及約伯都擁有驢子(12163043;伯134212)。農夫和牧羊人對驢子的依賴,比其他的家畜更甚;他們不但依賴驢子來幫助工作,並且好像沒有驢子就沒有辦法幹活。平均來說,一隻驢子能馱載重達165(75公斤)的東西,並且更獨特的是牠們不管冬夏,都能跋涉行走於各種艱難的路況,包括沼澤地及岩石的路徑。

IV. 駱駝 (Camels)

古代的「國際」商務之能夠經過旱漠地區而往來,應歸功於駱駝的使用;牠們是最重要的載重馱獸。說實在話,中東人如果沒有駱駝,就沒有辦法進行亞、歐、非之間陸路的商務往來。駱駝是一種奇特的馱獸,牠們強壯、高大,能夠僅吃旱漠中稀少的植物而生存,能忍受長久的乾渴和饑餓,能走長遠的路程(包括在沙漠中),馱載更重達770(350公斤)。有些遊牧人,他們的生活完全依賴駱駝:喝飲駱駝的奶,穿駱駝毛的披衣(16;太34),住駱駝毛編織的帳棚,坐駱駝毛氈,甚至用「駱駝的馱簍」(3134)

所羅門王跟示巴(Sheba)展開貿易後,示巴的女王帶著貴重及奢華禮品到耶路撒冷見所羅門王,她用駱駝馱載這些東西而來(王上101-2)。所羅門王又跟推羅(Tyre)王國聯盟,從而截斷埃及對金子、香料及乳香貿易的壟斷,這些東西原是從示巴(620)和古實(Cush)而來。從此以後,以色列諸王就以駱駝來運載寶物(306)、黃金和乳香(606)。他們的貿易遠達哈蘭(Haran)、干尼(Canneh)、以及米所波大米(即米索不達米亞,Mesopotamia)的伊甸(Eden,見結2723)

V. 馬匹 (Horse)

在伊朗(Iran)和突厥斯坦(Turkestan)的考古,發現一些鑑定為屬於主前4000年的馬骨頭;還有在安那托利亞(Anatolian)高原的考古挖掘,也發現可推算到主前2100年的馬骨。馬最初被馴養,是在中亞細亞(Central Asia,簡稱中亞)費爾干納河谷(Fergana Valley),然後在主前18世紀被海克索斯(Hyksos)人帶到米索不達米亞和埃及。馬被認為是最快捷並且是歷史上最早參與戰爭的動物,牠最初是用來拖曳軍用車輛(chariots),在聖經時代,認為馬匹是奢侈的動物,因此只有法老王才能擁有(19)。牠也是最難馴騎、最難駕馭、並且是照料起來最為昂貴的家畜。自從海克索斯時代開始,馬就用於埃及、迦南(Canaan)、赫人(Hittites)以及巴比倫(Babylonians)的騎兵隊(cavalries)。至於亞述帝國(Assyrian Empire),則僅在主前第八世紀、當帝國初顯式微之時,才開始馴馬為騎兵隊。

馬匹繁殖最好的環境,是在短草原(steppe)地區:那裡有豐多、富足的飼草,還有足夠的空間可以馳騁,從而受訓練來拉戰車。在以色列地,這種地區只出現於下列地區:別是巴谷地(Beersheba Valley),耶斯列谷(Jezreel Valley)的東部,以及巴珊(Bashan)的東部。

跟其他家畜或在田野的動物所不同的是,馬需要大麥(barley)和原產於中亞(Central Asia)的紫苜蓿(alfalfa)作為飼料。前者就是上述地區可以供應的。還有,耶斯列谷的馬曾在埃及的文獻中提起過;就是在主前15世紀,當埃及法老圖特摩斯三世(Pharaoh Thutmose III)在米吉多(Megiddo)跟迦南人打仗的事件中被提起。根據記載,埃及人在這一次戰役中擄去了迦南人的兩千零四十一匹壯馬,一百九十一匹小雄馬(colts),六匹種馬(studs),以及九百二十四輛馬戰車。根據聖經的記載,底波拉(Deborah)和巴拉(Barak)跟迦南人西西拉(Sisera the Canaanite)在耶斯列谷(Jezreel)西邊靠近「外邦的夏羅設」(Harosheth-hagoim)的戰役(413),我們可以推測,以色列曾經也有戰車工業(Chariot Industry)。這個事實,或許也可以從所羅門王之擁有套車的馬(stables)四千棚,馬兵一萬二千名,以及馬戰車(chariots)一千四百輛而得到確據(代下925;王上1026)。還有,經外史也說,以色王亞哈(Ahab)於主前835年、和跟他聯盟的十位或十一位王,在黎巴嫩的卡爾卡爾(Karkar)跟亞述王撒縵以色三世(Assyrian Shalmaneser )打仗時,也有二千輛的馬戰車。亞哈王在耶斯列谷地東部建耶斯列城,目的之一,似乎是跟古迦南人同樣(1716),為的是要在耶斯列谷東部,訓練他的馬戰車隊和馴養良馬。

[資料來源:呂榮輝編著 《聖經地理導論》,2011講義,pp.45-47]

資料來源 : 聖經地理導論 pp.45-47
刊登日期 : 2012/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