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地理專文

28. 仍有未得之地:以色列未來的國界

The Land That Yet Remains: Isreal’s Future Border

D. Brooks Green, University of Central Arkansas

鄧澄欣譯

前言

有人認為聖經中稱為迦南地的地區明顯地象徵著以色列最終擁有並掌控的疆域。倘若這些言論是正確的話,以色列在1967年的疆界將不會歸還,並且2003年所設的限制也將會改變。

19781979年,埃及和以色列先後簽訂了大衛營條約及和平協定。雖然迦薩的永久邊界暫時沒有確定,但南部的邊界,從1982年起一直維持沒有變更。再者,在19941026日,約但和以色列互簽和平協議(www.jajz-ed.org.il) 。最少至目前,東面的邊界已經建立。以色列的北面與黎巴嫩的邊界也穩定下來,就是戈蘭高地的邊緣地區。以色列武裝部隊也從2000年所設立的安全區及侵佔的部分戈蘭地區撒退(www.golan-syria.org) 。但問題仍然存在—以色列最終的疆界在那裡?尤其是在北方和東方將來的邊界在那裡—是不是像有一些人所主張的:其東北邊界要從黎巴嫩、敘利亞和約但劃出來?

有關整個以色列疆界的歷史發展不是本文研究的範圍。不過,有幾個演變中的事件對本文的討論很重要,需要在這裡作一些解釋。迦南地的界線是重要的,所以,本文的主要部分是嘗試去處理那些疆界和它在未來中東局勢所扮演的角色。

背景

宣稱迦南人的地是應許給亞伯拉罕和他的後裔,作為他們「永遠的產業」是來自聖經(參創17:8KJV;本文所有引用的英文經節是英王欽訂本)。熟悉聖經的人都知道亞伯拉罕、他的兒子以撒和他的孫子雅各都與他們的後裔住在這地方(17-37)。同時,聖經也記載雅各的名字在後來被改為以色列(32:28)。他有十二個兒子,其中一個被賣到埃及。最後,他在那裡成為法老王王宮的宰相(39:4)。故事的記載繼續解釋以色列及他的十一個兒子和家人如何下到埃及居住,並在那裡生養眾多,最後被埃及人奴役(40-50章;出1) 。在那關鍵時刻,摩西和利未人進入整理情景中,把以色列人聚合起來,並在奴役中帶領他們(2-13)。摩西及以色列眾兒女「從埃及地被帶領出來。」並再次獲得曾被他們先祖所擁有的迦南地(25:38; 30:5)

1. 以色列的支派所佔領的地域

然而,在這時候,以色列人在摩西的繼承人約書亞帶領下,要為著擁有迦南地與當地人戰爭(13-19)。在他們各支派所定居和控制的地之外,仍有一些地方應是他們產業的一部分。這些地域稱為「未得之地」(13:2)。換言之,他們的地業應該包括一些地方,以色列支派從未佔有過的。但這些地都是在亞伯拉罕時宣告擁有的(Aharoni and Avi-Yonah 1968:51)(見圖1)

從那時候開始,歷史資料對以色列各支派的困境描述得很清楚。他們多次被逐出應許之地,最後他們分散全地,並且與各民族混雜在一起。除了猶大支派,其餘支派的原有身份均已失傳。這一群人已分佈全球各地,不過,在今日的以色列附近,他們已開始重新聚合,使該地成為以色列人主要的集中地。

猶太及其他學者再次提倡以色列會繼續回到那賜給他們先祖之地(30:3) 。他們和他們的後裔,世世代代要在那裡永遠居住(37:25)。大家都知道,猶大支派在聖地聚居已有多年。從1948年起,有許多人已經歸回。經過一些戰爭後,以色列國被建立,成為猶大支派的家鄉和聚集之地。重點是,他們家鄉地的邊界仍未符合猶太人和聖經中所宣稱的,他們該擁有的土地,在那裡還有「未得之地」。

因此,有人認為中東地區會繼續不穩定,直至這應許給亞伯拉罕和摩西的地完全被一個政府,即以色列所統治為止。有兩個資料來源值得一提,可作為上述假設的例子。首先是一個非常微妙的,幾乎是不為人知的宣告說:現有的疆界不是永久的。在William Smith 所著的聖經字典中,作者在書末包括了一系列的地圖。最後的一個地圖很直接了當地畫出以色列在1948年的邊界。但是,在該頁的右下角,Smith插入一個很小而又模糊的地圖,標題為「十二支派的產業」(Smith 1948: 第十八地圖) 。這小地圖看起來不重要,但其意義卻很明顯,意即現有的邊界不符合原先給與以色列支派的地域。

另一來源則很勇敢地,沒有保留地說明疆界將會改變。Cleon Skousen在他所著的書「驚人的勝利」中,他甚至提供一張即使是很差的地圖,但圖中把以色列未來最終的範圍表明出來(2)(Skousen 1967:259)Skousen根據這張來自聖經資料的地圖作出如下的結論:

這是先知以西結所描述有關以色列的疆界,最後必是這樣。值得注意的是,它沒有包括西乃,但卻包括約但和敘利亞大部分地區。

這宣告說明在1948年所建立的邊界並不包含以色列最終的範圍。與四周阿拉伯國家的爭戰已警覺到這些未得的領域。若是這樣,以色列最終的目標是什麼?若迦南地一旦被以色列統一及佔領,有那些邊界需要改變?回答這兩個問題的最佳答案就是把迦南地的範圍清楚地標明出來。

2. Skousen的以色列最終領域

迦南地.

Skousen提到他的地圖是根據以西結書。若是這樣,以西結究竟說了些什麼?並且歷史和地理學者從以西結書得到什麼結論?Yohanan Aharon好像支持Skousen,他同意以西結在描寫聖地時是用了一些以色列「傳統上有關迦南疆域的用語,為要顯明彌賽亞再來的異象。」(Aharoni 1967:70) 這異象是記在以西結書46:13-21。雖然在民數記(34:1-12) 和約書亞記(15:1-14) 也有類似的記載,不過,這兩處的經文是論及以色列當初侵入迦南時的邊界,並不是以西結時代所講論的。但是,這些記載沒有太大的差別。以西結的描述經文引用如下:

13 主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照地的境界,按以色列十二支派分地為業。約瑟必得兩分。

14 你們承受這地為業,要彼此均分;因為我曾起誓應許將這地賜與你們的列祖;這地必歸你們為業。

15 「地的四界乃是如此:北界從大海往希特倫,直到西達達口。

16 又往哈馬、比羅他、西伯蓮(西伯蓮在大馬色與哈馬兩界中間),到浩蘭邊界的哈撒哈提干。

17 這樣,境界從海邊往大馬色地界上的哈薩以難,北邊以哈馬地為界。這是北界。

18 「東界在浩蘭、大馬色、基列,和以色列地的中間,就是約但河。你們要從北界量到東海。這是東界。

19 「南界是從他瑪到米利巴加低斯的水,延到埃及小河,直到大海。這是南界。

20 「西界就是大海,從南界直到哈馬口對面之地。這是西界。

21 「你們要按著以色列的支派彼此分這地。

疆界.

雖然我們不得不承認這並不是很清楚使人明白的描述,但許多聖經歷史和地理學家仍然嘗試著以現代的資訊來尋找這些地名及位置。毫無疑問的所謂西界的大海「就是地中海」(Interpreter’s Bible 1956:331) 。主要的問題是如何處理其他的疆界。不過,南界算是比較容易去鑑定,所以我們先從這裡入手。

南界範圍

民數記和約書亞記可能是以西結記載的來源,因此這兩處經文可闡明以西結的描述。無論如何,這兩處經文對南界地區有所澄清。引述如下:

南角要從尋的曠野,貼著以東的邊界;南界要從鹽海東頭起,就是從朝南的海汊起。繞到亞克拉濱坡的南邊,接連到尋,直通到加低斯巴尼亞的南邊,又通到哈薩亞達,上到亞達珥,繞到甲加,接連到押們,從押們轉到埃及小河,直通到海為止。(34:3-6,書15:1-4)

這「疆界的輪廓」描述了「以色列在迦南地的未來領域」(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1967:Vol. 4, 959Aharoni 1967:64) 。這疆界的南方界限是從死海開始。聖經學者曾鑑定亞克拉濱坡為「死海與尋之間的山隘」(Smith 1948:29) 。聖經權威都認為尋是指尋的曠野,一塊從迦南南部邊緣的平坦旱漠地區(Smith 1948:767)。在這區域內,以西結書稱之為他瑪。對於它的位置及現代相當的名稱,則人言人殊,不過,大多認為是死海的西南方,大約是20英哩處(Smith 1948:65) 。顯然地,這城曾是一座知名的邊防城,有可能是與今天的夏瑣尚-他瑪(Hazazon-Tamar) 相同。它確實的位置沒法確定,但是:

曾被建議為亞拉巴地區(Arabah) 西邊的Qasr ej-Jeheiniyah,和死海南部的el-Qeriya ’Ain el-Arus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1967:Vol. 4, 516Interpreter’s Bible 1956:331)

再往西前看,下一個重要的地方是加低斯巴尼亞,又稱為加低斯米利巴,或是「在加底斯爭吵之水(waters of strife in Kadesh)(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1967:Vol. 3, 1) 。加低斯巴尼亞被鑑定為「尋的曠野中的綠洲,以色列人離開埃及前往迦南時曾路過此地,並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在此安營」(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1967:Vol. 3, 1) 。現在,我們可以看到從前留下的遺蹟有「約在公元前8-10世紀的以色列城堡依然在那裡,其位置可防守以色列屯居的地方」(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1967:Vol. 3, 1) 。歷史地理學家Yohanan Aharoni曾說過:

在所有的可能地區中,’Ain el-Qudeitat就是加低斯巴尼亞,它位於南地(Negeb)的南端,是最豐富之地,位在眾泉源的中心。按著東西向的邊區站頭的次序來看,下列的鑑定地點都有可能:’Ain Qedeis-Hazar-adder’Ain Qeseimeh-Karka’Ain Muweilih-Azmon(Aharoni 1967:65)

從加低斯巴尼亞邊界再向西前進,就到達埃及小河,或今日稱為el-‘Arish溪的地方。這小河是「在人口稠密地區以南的一個明顯的地理特徵」,同時「它在Raphia南方約30英哩處注入[地中] 海」(Aharoni 1967:58) el-‘Arish溪是:

排出西乃沙漠(10,000英畝)北部的河水。在稀有的雨天,它的河床被巨大的洪水充滿。除了沙漠之外,它是這地區的天然地理屏障。因此,這溪被看為埃及和巴勒斯坦的自然分界線。所以它被稱為「埃及小河」(Aharoni 1967:58)

這南界是極為重要,並且被埃及和以色列所認定。

北界範圍

北界比較難以確定,因此也常有爭議。不過,何珥山(Mount Hor)被認為是北界在地中海的起點。Aharoni對何珥山作出這樣的結論:「它是黎巴嫩山脈中西北向的諸山峰之一,位於Byblos之北方,例如Ras Shagquh, 位在Byblos Tripolis之間,被視為神聖的Theouprosapon(1967:67) 。邊界由何珥山往東南,到達距離不遠的亞弗(Aphek,現稱Afqa) 。亞弗是在古代王國Amurru的南方邊界,現今為黎巴嫩的北部(Aharoni 1967:67)。繼續向東,分界線來到希特倫(Hethlon),它可能就是Heitelu(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1967:Vol. 2, 597),位於從前稱為哈瑪口(the entrance of Hamath)的地方。哈瑪曾是敘利亞Orontes河上的重要城鎮,現今被鑑定為Nahr el-‘Asi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1967:Vol. 2, 516)。「長久以來,哈瑪是一獨立王國的中心,是它的南方前線,也是以色列王國的北界(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1967:Vol. 2, 516)。現今,哈瑪口常常與Lebo-Hamath關聯在一起。Aharoni(1967:65) 解釋說:

許多學者曾假設Lebo-Hamah不是一個城的名字,而是一個普通用詞,應該譯為「哈瑪的入口」,表示哈瑪位於Orontes河上。不過,無可否認,Lebo曾是哈瑪王國邊境的一個重要城市,並且已被鑑定為位於Orontes上游的Lebweh

跟著,我們來到比羅他(Berothah) ,它是Hadadezer的一個城市,國王為Zobah王。它「可能是Berothah,一般認為就是今日的Bereitan,距Anti-Lebanon西麓的Baalbek7英哩」(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1967:Vol. 1, 386-387)

然後,這邊界繼續去到西達達(Zedad) ,「至今,這個名字仍在一個稱為Sadad的村落沿用著,它位於西連山(Sirion)的東方,接近大馬士革到Homes的高速公路,在Lebweh東方35英哩」(Aharoni 1967:66)( 3) 。在轉向南方之前,在邊界上最後的兩個城市為西伯蓮(Ziphron)和哈薩以難(Hazar-enan) ,兩地都是在沙達達以東的沙漠綠洲。西伯蓮被認為是今日的Hawwarin,而哈薩以難則被鑑定為El Qaryatein (Aharoni 1967:67) 。這是北界的終點。

在這裡必須要注意,有許多學者把北界放置於比這裡所描述的更南的地方。他們把希特倫(Hethlon) 看為今日的Adlim,同時亦把哈瑪口視為黑門山(Mount Hermon) 和黎巴嫩山之間的山谷,或者是「戈蘭高地的北端」。再者,他們說哈薩以難(Hazar-enan) 是靠近約但河的上游,或是「外約但的北部」(Interpreter’s Bible 1956:Vol. 1, 331) 。這樣的差異正說明現今學者心中對這些邊界上的一些地方確實是難以釐清。

東界範圍

比起其他邊界,東界是最難界定,尤其是緊接哈薩以難以南的地區。對這部分的邊界有著許多推測。許多地圖常以「猜測或假定邊界」來表示(Aharoni 1967:64Aharoni and Avi-Yonah 1968:41)。但是,其他參考文獻都認為東界的北端應該位於敘利亞-巴比倫地的浩蘭(Hauran)和大馬士革地區之間,這是接近以西結所定出的路線(Interpreter’s Bible 1956:331Aharoni 1967:67)。這路線很清楚地把大馬革和巴山(Bashan) 兩區包括在疆界之內。巴山是位於約但河的東側。它是「在以色列人征服那地之後所得的」,也是瑪拿西半支派所分得之地(Smith 1948:77)。從這裡,這疆界便「向東南下降至加利利海的海邊,大致沿著雅穆河谷(Yarmuk Valley) ,因此,基列(Gilead) 和所有外約但的南段均不包括在迦南境界之內」(Aharoni 1967:68) 。因此,這疆界離開「基尼烈湖東的上方」,然後沿著約但河到達並穿過死海,最後回到原點(Aharoni 1967:67)

這裡仍有一個問題,就是這東界與十二支派所得之地相關的問題。迦得和流便兩支派所得之地是在外約但的南部地域,就是稱為基列和亞們的大部分地區和部分的摩押地。問題就是:這些地區是不是屬於以色列所承受的產業的一部分?或是只不過是他們額外佔得的地方而不是真正屬於以色列的部分?

3. 以色列未來疆界?

結論.

自以色列人佔領了部分的迦南地之後,他們從來未擁有過本文所描述的全部地方。一般都認為,古代以色列的「領土變化極大」(Time 1977) 。有時,「正如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的聖經學者Shemaryahu Talmon所說:『那應許之地甚至包括約但河東之地』」(Time 1977) 。在這裡,除了穩定之外,什麼事都曾發生過。但是,這些疆界會不會在某一個時刻臨到時,能得以穩定下來?雖然以西結所描述的並不如我們所期望的詳盡,但這些事會不會在那個時刻同時或差不多同時發生?或許有人會問:在當代地理學研究底下,聖經記載的可信度有多少?以西結所描述的還值得現代人去辯論,還是他只不過把民數記和約書亞記所記錄的迦南地疆界重說一遍而已?

當然,沒有人能回答這些問題,並能使各方關注的人得到滿意。或許在不久的將來,隨著時間的進展,中東形勢得以展開,這些問題便會一一得以解答。我們只有等著看,以色列與黎巴嫩、敘利亞和約但之間的戰爭是不是能讓以色的領土向北和向東擴展到正如以西結所主張的。不過,我們不能否認一個事實,就像以色列前總理Menahem Begin「常常利用聖經的暗示來支持一個猶太人歷史中的領土」(Time 1977) —這樣的觀點或許在阿拉伯-以色列戰爭中,能否獲得和平解決的關鍵上,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參考文獻

Aharoni, Yohana. 1967. The Land of the Bible: A Historical Geography. Philadelphis: The Westminster Press.

Aharoni, Yohana and Michael Avi-Yonah. 1968. The Macmillan Bible Atlas. New York: The Macmillan Company.

Atlas of Isreal. 1970. Asmterdam: Elsevier Publishing Company.

The Interpreter’s Bible. 1956. New York: Abingdon Press. 4 Vols.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1967. New York: Abingdon Press.

Skousen, Cleon W. 1967. Fantastic Victory. Salt Lake City: Bookcraft, Inc.

Smith, William. 1948. Bible Dictionary. New York: Holt, Rinehart and Winston.

‘The Bible: A Fallible Guide.” Time Vol. 110 (July 25, 1977): p. 32.

www.golan-syria.org, Internet.

www.jajz-ed.org.il. Internet.





資料來源 : 《透視聖經地理》(中文) pp. 212-219
刊登日期 : 2012/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