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地理概論


C5聖地重要的果樹作物

Fruit Trees in the Holy Land

呂榮輝

聖光神學院


前言

王上425提到「所羅門在世的日子,從但到別是巴的猶大人和以色列人,都在自已的葡萄樹下和無花果樹下,安然居住。」聖經執筆者之所以並提這兩者,有其地理上的原因。因這兩果樹不但可種植的地理環境很廣,並且作食用途亦多。

1. 在以色列,從但到別是巴,兩者之間的自然環境完全不同,包括氣候、地形、土壤和植物生態,但這兩種果樹都可以生長(參民1323;何910)

2. 可以生食、作乾果(撒上2518),貧富都食用;行軍時的乾糧(撒上3012);象徵鄰里和睦(310)

I. 葡萄 (grapes, vine)

葡萄是聖地三替代作物之一。這裡,我們把它放在「樹」類之下,因中文聖經常稱之為葡萄「樹」,其實它是藤(vine)不是樹(tree)。不過聖經中常以葡萄來代表猶太這個國族;耶穌又常以自己來喻葡萄。在守聖餐時最常發生的問題,是到底該用葡萄酒《新譯》呢?還是葡萄汁?贊成用「酒」的理由是:逾越節是在三、四月間,當年的新葡萄尚未長成,哪裡有汁?而陳年的葡萄汁,可能早已發酵成酒。強調用「汁」的理由是《聖經和合本》明明說是「葡萄汁」(2629;可1425;路2218)。但原文是γεννηματος της αμπελος (genematos tes ampelou),這裡主對門徒說:我不再喝「這葡萄汁」,祂所說的是「這葡萄的產物」(the product or fruit of the vine)。呂振中也譯這句為:「這葡萄樹的產物」。這樣一來,聖餐時到底該用「汁」或該用「酒」,就不需要再爭議了。葡萄樹的產物就是葡萄(grapes)。舊約中最常見到的葡萄字是ענב(enab);新約中最常見到的葡萄字是αμπελος啓示錄1418節中用了三個與葡萄有關的字:τους βοτρυας της αμπελου (the clusters of the vine, 葡萄樹[纍纍]的果子)αι σταφυλαι αυτης (the grapes of it, 它的葡萄)

1. 葡萄園

看來耶穌對葡萄的種植知道頗詳,在馬太福音第20章中,祂談到僱人進葡萄園(vineyardαμπελωνα)工作的比喻(201-16);在馬太福音21章中,祂講到栽種葡萄園,築起籬笆、挖了壓酒池、蓋座守望樓,以及租賃的事(2133-41,參路209-16)

人類種植葡萄由來已久,有人說,挪亞因葡萄好吃,所以也帶兩棵進方舟,並且在洪水以後,「作起農夫來,栽了一個葡萄園」(920)。酒政告訴約瑟他的「葡萄夢」(409),並得到約瑟為他「完夢」,可惜的是酒政出去以後,「卻不紀念約瑟,竟忘了他」(4023)。雅各對猶大的祝福,包括:「把小驢拴在葡萄樹上,把驢駒拴在美好的葡萄樹上,在葡萄酒中洗衣服,在葡萄汁中洗袍褂」(4911)。有學者解釋這個祝福是帶有君王的象徵。誠然,大衛是從猶大而出,而生為「猶太人的王」的主耶穌,又是從大衛的苗裔而出。耶穌曾自喻說:我是真「葡萄樹」 (αμπελος,約151, vine)。有話說,聖地的葡萄不但產量豐富,並且質地也很好。因此,當探子被差遣去窺探迦南地,回來時扛著幾大串的葡萄到營中讓摩西看。

2. 葡萄果實

葡萄在聖地之重要性,可在葡萄園中建守望台這件事上看出。葡萄成熟的季節,甚至全家都搬到園裡搭棚照顧。葡萄園之所以需要在園中築守望台,不但防盜也是為了防備野獸的侵害。詩篇的作者就說:林中出來的野豬,把它[指葡萄]糟蹋;野地的走獸拿它[葡萄]當食物(808-13)。所羅門王寓意說:「要給我們擒拿狐狸」,但卻直說「就是毀壞葡萄園的小狐狸(215)。所建的瞭望台,有的是堅固帶永久性的,但多數是簡單的,就如以賽亞書18所說的草棚茅屋(כְּסֻכָּהsukkahhut or shelter)。烏西亞王因喜愛農事,他的葡萄園遠佈山地和佳美之地,並且有多人在看顧和修理(代下2610)。有關一宗殺人奪地的命案,竟然是與葡萄園有關:拿八因不願將先人留下的產業轉讓給亞哈王,不幸惹上了殺身之禍(詳見王上21)

在聖地地區,種白葡萄不用灌溉,只靠根、葉吸取山坡地上的甘露;但種紅葡萄則不同,需要更多的水份。以賽亞書的「葡萄園之歌」中就有一句話說:「我是看守葡萄園的,我必時刻澆灌」(273)。從這句話,我們也許可以猜想這裡所種的,多數是紅葡萄。以西結這樣地描述著:「將以色列地的枝子栽於肥田裡就漸漸生長,成為蔓延矮小的葡萄樹」(176-8)

有人說:正如棕樹可以活到豐滿的年日,葡萄也能如此。據說有些葡萄樹結果子長達三百年。一棵香柏樹被砍下,它不一定就能再長出來,但是那低矮的葡萄,雖然一剪再剪,枝條必定會從老幹那裡再長出來。「從耶西的本必發一條,從它根生的枝子必結果實」(111),似可作為這事作註腳。然而香柏樹的樹幹,是有用的建材,葡萄樹幹則不是如此。耶和華曾用葡萄樹枝之無用來喻言耶路撒冷:「人可以從葡萄樹上取木料、製造物件嗎?作釘子掛器皿麼?」(151-3)。「我怎樣把樹林中的葡萄樹拋在火裡當燃料,也必照樣對待耶路撒冷的居民」(156)

在昇平之世,「人人都要坐在自己的葡萄樹下,和無花果樹下,無人驚嚇」(44)。這也是一幅猶太人小康之家完美蒙福的圖畫:在葡萄架的蔭影下乘涼,一邊吃著香甜的無花果,一邊欣賞著一串串結實纍纍的葡萄:不久它也可以當食物吃,也可以釀酒。這是一幅何等安祥的美畫。

談到葡萄,當然會連想到酒。酒的希伯來語是יָיִן (yayin),但希伯來語的yayin,原意是那「被壓榨出來的」;所指的是葡萄汁。這字原沒有任何發酵的含意,但這字在舊約的重覆使用中,也成了發過酵的酒,就是歷來眾先知所提說過的(參賽522;耶229;珥15;哈25)。以賽亞用了三個不同的字來代表不同的酒סָבְאֵךְ (sobe,上頂的酒,choice wine 122,所以才可以「用水攙對」)שְׁמָרִ (shemer,「陳酒」,aged wine, 256)תִּירוֹשׁ (tiyrosh,「新酒」,new wine,賽247)

雖然聖經的確反對醉酒,但卻也稱讚「酒能悅人心」(10415)。飲酒在聖地地區,似乎是一件很自然的事;耶穌也為加利利的迦拿婚筵中變水為酒,以挽回席間缺酒所可能帶來尷尬的場面(25-10)

奉獻給主的人,如:施洗的約翰、撒母耳及參孫,因為他們是「拿細耳人」(參民6),所以不但不能喝酒及醋,就是連葡萄汁也不能喝,甚至不能吃葡萄乾。拿細耳人的願有的是終身,但有的只是短期間。耶穌雖被稱為拿撒勒人(Nazaene),但不是拿細耳人(Nazarite)。因為祂曾說:「施洗的約翰來,不喫餅、不喝酒,你們說他是被鬼附著的。人子來,也喫也喝[],你們說他是貪食好酒的人」(733, 34)

以賽亞書5章使我們看到一個葡萄園主是如何經營他的事業:(1)他選擇建葡萄園的地點:「在肥美的山岡上」(NIV作山坡)(2)他刨挖園子,撿去石頭;(3)栽種上等的葡萄樹;(4)在園中蓋了座樓;(5)他又鑿出壓酒池。儘管他這樣的經營,嫩枝所結的,反倒是無用的野葡萄(51-2)。為什麼呢?原因可能是由於「突變」(Sportingmutation)及病菌(virus)。變異在自然界中常在最想不到的時候發生;病菌雖然早與人類同在,但在暴發時,可以把一棵好葡萄樹,一下子變成只結酸果的野葡萄。

經營葡萄園是件艱辛的工作:在冬天要剪枝、耕作;春天要施肥(灌溉),夏天又要修剪,成熟時還要一串一串地摘下來。箴言24章提到兩種無用的人,第一種是愚昧人(心智不開);第二種是懶惰人。後者的葡萄園是「荊棘長滿了地皮,刺草遮蓋了田面,石牆也倒塌了」(2430-31)。不過葡萄園跟其他田地一樣,也要遵守安息年(第七年)。這一年,葡萄樹不可修剪,葡萄不可摘,完全聽其自然,這樣的安息,將會使來年更豐收。

在聖經中,葡萄常用來象徵以色列。詩篇808, 9的兩節說:「你從埃及地挪出一棵葡萄樹,趕出外邦人,把這樹栽上。你在這樹跟前預備了地方,他就深深扎根,爬滿了地」。這段經文在重繪以色列人的子孫出埃及,在約書亞帶領之下進入應許之地,擊敗迦南各族,住在不是他們自己所建的城邑裡(參申第4)。以賽亞書第5章再次以葡萄園象徵這個國族的不成器,他們產不了好的葡萄;反而結了野葡萄(3)。主耶穌在世時,常常責備法利賽人,因為他們僅是口裡說說,不是用他們的生命來服事上帝。作為一個國家,以色列常常離開敬拜真神而去敬拜巴力或是金牛犢,後者就是昏君耶羅波安所設立的(王上1228, 29)。何西阿對他們的斷言是這樣的:「以色列是茂盛的葡萄樹,結果繁多。果子越多,就越增添祭壇;地土越肥美,就越造美麗的柱像」(101)。以色列是茂盛的葡萄,意思是只有很多的枝葉,而沒有果子,所以KJV譯為「Israel is an empty vine (or useless vine)」。先知約珥說:「他毀壞我的葡萄樹,剝了我的無花果樹的皮[兩者都為以色列的象徵],剝盡而丟棄,使枝條露白」(17)。約珥所說的是指一個原先強壯,人數眾多的國家,現在落得如此。事實上,歷史也證明以色列被擄到異國去,這就是那原先作為上帝的葡萄園,但因離棄上帝所落得的下場。

II. 無花果 (Fig, Ficus carica)

無花果屬於桑科榕屬的果樹。原產地為小亞細亞,從文獻可知,主前4000年前,在埃及已有栽培的記錄,現今在地中海地區普遍種植。中文稱之為無花果,事實上,它不是沒有花朵,只是它的花很細小,並且被肉質的花托包在裡面,若不將之切開,無法看見。這樣的果稱為隱頭果 (syconium)

無花果屬落葉性小喬木或灌木,株高可達十公尺。樹枝密茂,樹冠呈圓形,很是顯眼,遠遠便會看見,故耶穌對拿但業說:「你在無花果樹底下,我就看見你。」(1:48) 無花果樹的葉片大,呈手掌型,長寬可達20-30公分。當亞當和夏娃吃了分別善惡樹的果子之後,眼睛明亮,看見自己赤身露體,便拿無花果樹的葉子編作裙子穿上來遮羞(3:7) 。可以想像,以葉子作裙子,很快便會枯乾,需要經常更換,不能長久使用。因此,上帝便為他們用皮子作衣服給他們穿(3:21) 。這是一個預表,說明人想用自己的方法來解決罪的問題是徒然的,唯有上帝的方法,藉耶穌基督流血捨身完成救贖大功才得以解決。又因無花果樹的葉片大而茂密,是夏天良好的遮蔭樹木。聖經常以坐在自己的無花果樹下作為太平盛世(王上4:25)或以色列得以復興的表徵(4:4; 3:10)

栽培用的無花果品種多屬「普通系無花果」(Common fig) 。這品種不須經過授粉,花托即可膨大長成可食用的果實;其他品種則需依賴一種共生蜂(Blastophaga psenes) 從花托頂端小孔進入,幫助授粉,才能結出帶有種子的果實。果實外型像梨子,長約5-8公分,成熟的果實一般為紫褐色,也有黃色品種,果實甜美(士9:10-11),可鮮食或製成乾果使用,聖經常稱後者為無花果餅(撒上25:18; 30:12)。它是迦南地七種主要食物之一(8:8) 。當年,摩西派十二探子進迦南地打探形勢。探子們回來時,除了扛著葡萄外,還帶了石榴和無花果(13:23) ,顯示該地物產豐富。

無花果每年有兩季收獲:一在5-6月間,稱為初果、冬果(breba)或春果;另一在7-8月、稱為夏果。(1)

1. 無花果樹生長及結果週期

無花果樹每年在秋天落葉,並在樹枝葉基長出包有鱗片的腋芽,然後進入冬天休眠期。到春天(約在二月) 回暖,越冬芽開始生長,除長出新梢外,還有小果同時形成。這些小果繼續生長至5-6月間達到成熟,為第一次採收的初熟果,多作鮮食用,為人所喜愛,稱為夏令以前「初熟的無花果」(28:4; 7:1; 3:12)。因此何西阿說,上帝期望以色列「如無花果樹上春季初熟的果子」(9:10) 。休眠芽在早春發出的新梢繼續生長,長出新葉,並在葉腋間長出果芽,漸漸長大至七月間開始成熟,便進入第二期的採收稱為夏果。這次採收期較長,為主要的採收季節。果子陸續成熟直至秋天來臨,因此果實量多,但風味口感不如春果,故多用作加工,製成乾果或其他產品。

在古代以色列,因這期採收是在乾旱季節,故多製成乾果餅。乾果餅易於運輸及貯藏,成為冬天重要口糧,也是市場上擔來買賣的貨品之一(13:15) 。這些乾果營養豐富,含大量葡萄糖及果糖,食後可快速補充體力。當大衛追趕亞瑪力人的時候,在田野遇見一個沒進飲食三天的埃及少年,大衛給他餅及水外,又給他一塊無花果餅及兩個葡萄餅,「他吃了,就精神復原。」(撒上30:12) 因此,在軍旅中,無花果餅常是行軍時所攜帶的口糧之一。當大衛逃難時,曾從亞洗巴獲得一百個無花果餅,作為「少年人吃的」補給(撒下16:1)。亞比該曾用二百無花果餅和其他食物來解大衛對其夫的怨氣(撒上25:18)。由此可見,無花果是古代以色列重要糧食之一。因此,無花果與葡萄的收成是豐富或是歉收,常被用作耶和華對以色列人的賜福或降災的象徵(8:13; 2:12; 1:11-12, 22; 33:17;該2:18-19)。[註:撒下16:1中文稱為「夏天的果餅」,NIV聖經譯為「夏天的無花果餅」。]

無花果雖不是重要的藥用植物,不過近代醫學研究指出,無花果含有一些成分,對一些皮膚病能有效治療。故以賽亞吩咐希西家取無花果餅貼在瘡上而得醫治(王下20:7; 38:21),不無道理。

無花果是以色列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食物之一,因此在聖經中常被用作比喻的題材,特別是常以無花果比喻祂的子民。例如在士師記,劫後餘生的約坦以無花果等有其特殊價值的樹木,比喻自己不會貪圖高位,獨濫權勢(9:10-11)。又在猶大國第一次被巴比倫攻擊,部分百姓被擄,餘下百姓仍不知悔改。上帝讓耶利米在異像中看見聖殿前有兩筐無花果,一筐極好,另一筐則壞得不能吃,以此比喻被擄百姓將會好轉,而餘下的百姓,將來景況則更壞(24:1-10)

在新約中,無花果更是耶穌常用的比喻。無花果樹的根系發達,因而耐旱,對土壤質地要求不高,稍施肥料便能生長結果。即使是新植,在兩三年後便會結果。因此耶穌講到有一位園主,他所種的無花果三年沒有結果,便要將之砍下,不要白佔土地。但園丁懇求讓他「掘土加糞」,再觀察一年(13:6-9) 。耶穌以此比喻上帝對祂的子民忍耐寬容,給與機會結出悔改的果子。

無花果樹在春天後,不但在舊枝上有春果,同時,新梢不斷伸長,新葉及新果不斷增加。因此,除了秋冬天外,在春夏之間,枝葉茂盛之時,可以在樹上看到不同熟度的果實,這是無花果樹的特性。有一天清晨,耶穌由伯大尼進入耶路撒冷時感到肚餓,當他遠遠看見一棵滿有葉子的無花果樹,便上前要摘一些果子充饑。豈料,樹上竟然沒有果子,可見祂大失所望,因而咒詛該樹,樹便枯乾(21:18-22; 11:12-14)。耶穌以此嚴重警告那些只有外表好看的枝葉,沒有內在實質果子的子民,將會經不起考驗而受懲罰。

無花果在秋天落葉,只剩下枝條,經過嚴峻的冬天。一到春天,新芽蓬勃生長,給人大地回春的快感。因此,當門徒問主耶穌,當主再來之前有什麼預兆?當耶穌講完那些天災戰爭等兆之後,便對他們說:「你們可以從無花果樹學個比方:當樹枝發嫩長葉的時候,你們就知道夏天近了。這樣,你們看見這一切的事,也該知道人子近了,正在門口了。(24:32-33)

根據以色列的歷史,雖然在聖經中,我們找不到任何一句話,說無花果代表以色列,但有許多聖經學者認為以色列在1948年復國事件就是無花果樹枝發嫩長葉的應驗。不過根據呂榮輝教授的意見,1948年以色列的立國,是無花果的成熟;1917年才是無花果「樹枝發嫩長葉的時候」,因為在那一年的十一月二日,託管巴勒斯坦的英國,發表一份「伯福宣言」(Belfour Declaration) ,裡面有一句話說,大英帝國 “view with favour the establishment in Palestine of a national home for the Jewish people.” 這宣言一出,那「政治性的錫安主義」(Political Zionism) 運動就更加活動,終於導至1948年的復國。以色列的復國,是耶穌第二次再來的幾個重要的徵兆之一。不管如何,我們應當警醒預備,等候主再來。

[註:本段有關無花果是由鄧澄欣補充,呂榮輝教授修正,2012/8/16]

III. 橄欖 (olive, Olea europaea)

橄欖樹是聖經中,洪水以後最早被提起的樹,創811說:「到了晚上,鴿子回到他[挪亞]那裡,嘴裡叼著一個新擰下來的橄欖葉子」。或許是因為這個緣故,鴿子與橄欖枝葉,都成為和平(peace)的象徵。經文之中,除了Mt. of Olive (橄欖山)Olivet兩個字(前者是指耶路撒冷城東,南北長約一英哩的山脊),全部聖經中提到橄欖或橄欖樹(Olive)57次。所提次數雖不如葡萄,但亦顯出它的重要性。事實上,橄欖也是「三替代作物」之一。詳見呂譯《聖經地理》,頁101起。

5. 橄欖樹

在地中海氣候區,橄欖是一個重要的作物,分佈很廣,並且壽命很長。它可以生長在山足或山坡的淺土中,但因為它的根可以從石頭縫中深入地下,而找到水源,所以可以豐豐盛盛地生產。用長生不老這四個字來描述橄欖樹的長壽,也許不完全對,但倒也有其道理,因為橄欖樹的活力的確很強。據說現在客西馬尼園中的橄欖樹,在耶穌的時代早就已經存在了。

在聖地,橄欖的用途很廣,橄欖可以當食物吃(醃或煮),也可以榨油作各種用途。橄欖油除了可以煮菜及作為餐桌上的佐料以外,它可以用來裹傷(1034)。雅各書514節教導說,有人生病該請長老來奉主的名「用油抹他[病人],為他禱告」 (参可613);這裏所指的油可能就是橄欖油。橄欖油也用來作照明之用,不但在家中點橄欖油燈,在會幕中法櫃前的幔外,從晚上到早晨常常點著的燈,所用的是特「為點燈搗成的清橄欖油」(2720, 21;利241, 2)。這清橄欖油,不是用石輾壓碎橄欖再壓榨出來的油。按著Mishna的傳統,這油是用上好的橄欖放在臼中,輕柔地樁槌,然後壓榨出來的「初油」(就是第一次壓出來的清油)。橄欖油也是作「聖膏油」五種原料之一(3022-25)。撒母耳膏掃羅(撒上101)及大衛(撒上1613)所用的「膏油」(Semen),英文聖經多數譯為oil,但也有譯為Olive oil (Living Bible)的。換一句話說,他用橄欖油來膏掃羅及大衛為王,之後所羅門被膏時(王上134, 39),所用的也可能是橄欖油。至於橄欖樹的木,雖非棟樑之材,但其質細膩,約櫃上施恩座上的兩個基路伯,各高十肘,則是用橄欖木作的(王上623),然後用金子包裹(代下310-13)

橄欖的收穫是用「打」的。申命記2420說:「你打橄欖樹,枝上剩下的不可再打,要留給寄居的與孤兒寡婦」(參賽1262413),為的是照顧貧窮的人。橄欖的種植是以「接枝」(grafting)的方法。一般是把好的橄欖枝接在野橄欖(Olea europaea)栽子的樹幹上,或者接在另一種長有刺、更野(Wilder)的野橄欖叫做Olea oleaster的枝子上,這一種野橄欖所結的圓形小果實是不能吃的,有人認為這就是保羅在羅馬書1117, 1824節中所說的那種野橄欖。但是這裡有一個問題:通常是好橄欖枝子接在野橄欖栽子的樹幹上,而生出好橄欖;保羅所說的,卻是代表我們這些外邦人的野橄欖,被接在代表選民以色列的好橄欖樹上。一般人所以難以接受保羅的這種說法,是因為野橄欖的枝子被接在好橄欖樹上結不出好橄欖來。但這裡保羅並不是在談果子,也不在說它們的好壞,相反的,他只是在談跟以色列關係的問題。橄欖樹代表以色列,「從前耶和華給你[]起名叫青橄欖樹,又華美、又結好果子,如今…[他的]枝子被折斷」(1117),讓「你這[原為外邦人的]野橄欖,得接在其中,一同得橄欖根的肥汁,就不可向[仍在樹上其他代表以色列的]枝子誇口」,因為「不是你托著根,乃是根托著你」(1117, 18)。「他們[以色列人]因為不信被折下來,你因信,所以立得住,你不可自高,反要懼怕只要你長久在祂的恩慈裡,不然你也要被砍下來。而且他們[以色列人]若不是長久不信,仍要被接上你是從天生的野橄欖上砍下來的,尚且逆著性得接在好橄欖上,何況這本樹的枝子,要接在本樹上呢」(1120-24)

IV. 棗椰 (date palm, Phoenix dactylifera )

聖經中多次提到棕樹(Palm Tree):以色列人出埃及以後「到了以琳,在那裏有十二股水泉,七十棵棕樹;他們就在那裏的水邊安營」(1527)。摩西遵命上了尼波山,耶和華上把迦南美地指給他看,包括「南地和棕樹城耶利哥的平原」(343)。女先知底波拉住在以法蓮山地拉瑪和伯特利中間,「在底波拉的棕樹下。以色列人都上她那裏去聽判斷」(45)。詩人稱讚「義人要發旺如棕樹,生長如黎巴嫩的香柏樹」(9212)。在所羅門筆下描寫女王的身材說:「你的身量好像棕樹;你的兩乳如同其上的果子,纍纍下垂」(77),好像是在描寫以弗所那位滿身都是纍纍下垂乳房的女神亞底米(Artemis)

棕樹(Palm)在希伯來文中、至少有下列三個字:tamar, timorah, tomer,這些都是從תמר這個字根而來的。迦南地的女子,有以תָּמָר (Tamar,即他瑪)為名的;猶大的媳婦就叫作他瑪(386-14)。大衛王的女兒、押沙龍的親妹妹也是叫作他瑪 (撒下131)。但是聖經中所提到的palm,無疑的是指学名為Phoenix dactyliferadate palm;中文稱為棗椰,其上所結的果子就是椰棗(palm dates)。新約中稱棕樹為φοινικας phoenix,但在約翰福音1213卻誤稱棕樹的葉為其枝子(βαια)。因為棗椰樹是一株沒有樹枝、軀斡粗壯並且筆直的「樹」,樹的頂端叢生着許多長可達2.7公尺並且堅壯的葉子。長大成熟的樹從這葉叢間,每年長出十來串、每串有着百來粒香甜如蜜的椰棗。這種樹高可達1824公尺,其根粗壯、多纖維,能深入沙地到達地下水層,因此可以在炎熱的旱漠中生長。

6. 椰棗園

這樹的整棵都可供使用:它的又甜又富營養的果子可供食用,樹幹可用於建築,葉子除了可編製各種日常應用的器皿以外、還可以用來舖蓋在住所之上,甚至果的子也可以磨碎泡在水中作為牲畜的食物。前面提到義人要發旺如棕樹,「他們年老的時候仍要結果子」(9214);一棵棗椰要到三十年才發育完全能結果子,但之後每年都結纍纍的果子長達二百年之久。

V. 杏:一年中最早開花的,亦為最耐旱的核果樹(參創4311

[資料來源:呂榮輝編著,《聖經地理講義》,聖光神學院,2011,頁40-45168-169]

參考書籍:

1. W. E. Shewell-Cooper, Plants, Flowers and Herbs of the Bible (New Canaan, Connecticut: Keats Pulishing, Inc., 1977)

2. United Bible Societies, Fauna And Flora of the Bible (London, 1972)

3. Philip F. Esler,Ancient Oleiculture and Ethnic Differentiation: Meaning of the Olive-Tree Image in Roman 11, Journal for the Study of the New Testament, Vol. 26.1 (Sep. 2003), pp. 103-124. or [JSNT 26.1 (2003) 103-124]

4. M. Flaishman, Rodov, V., Stover, E. The fig: botany, horticulture, and breeding. Horticultural Review, 34:113-197, 2008. (DOI: 10.1002/9780470380147.ch2)

5. F. Nigel Hepper, Baker Encyclopedia of Bible Plants: Flowers and Trees, Fruits and Vegetables, Ecology (Grand Rapid, MI:Baker Book House, p. 110-112, 1992)

6. Walter A. Elwell (英文總編) 、陳惠榮 (中文主編) 、高陳寶嬋、遲衍昌譯,《證主聖經百科全書》香港:福音證主協會,1995,頁1133-1134

7. 張文亮著,《聖經與植物:從聖經看見上帝奇妙的創造》台灣,華宣,2011,頁95-105

8. 蘇美靈著,《聖經與生物學,第三集》香港,基督教天人社,1986,頁60-65


資料來源 : 聖經地理導論 pp. 40-45及168-169
刊登日期 : 2012/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