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地理概論

聖光聖經地理 Bible Geography

A3巴勒斯坦的氣候及季節

Climate and Seasons of the Holy Land

呂榮輝

聖光神學院

I. 影響巴勒斯坦氣候的因素:

A. 太陽在南、北回歸線間的移動:本地區在夏季被攏罩在「中緯高壓帶」(Middle Latitude high pressure belt),因此乾燥無雨。冬季,氣壓帶南移,本區則受中緯「西風帶」(westerlies)的影響,接受從地中海送來濕潤的空氣及雨量。

B. 但南移的高壓帶並沒有完全離開本區,所以本區的西南部份仍然乾燥,沙漠幾乎與地中海互相吻接。

C. 本區南部與撒哈拉及阿拉伯沙漠為鄰,故夏季更加乾熱。冬季雖受西伯利亞冷氣團的影響,但因緯度不高,並受地中海氣旋之惠,故仍溫濕。

D. 本地區的「地脈」成南北走向,與西來氣團的移動幾乎成正直交,故能攔截帶著賜生命雨水的氣旋(Cyclonic storm)

II. 巴勒斯坦氣候的一般通則:

A. 氣溫與地勢增高成反比;與負海平低度成正比。

B. 溫差與離海距離成正比;與降雨量成反比。

C. 雨量由北向南及由西向東遞減;並且離海越遠越少。

D. 降雨在迎風西坡增高,在背風的東坡急劇減少。

E. 冬季氣旋的移動,一般是由西往東,並且每一個大西洋東部,在與這地區相當的緯度所生發的氣旋,橫經了地中海以後,總是帶給中央山地(尤其是耶路撒冷及附近),至少三天的豪雨。

III.巴勒斯坦的季節

本地區一年之中,夏乾冬濕的這兩個季節比較明顯。春秋兩季,分別為前述兩節間的過渡時期:比較短,也比較不明顯(尤其是在冬雨的前後),但與乾燥的夏季之分別,卻很明顯。


A. 雨季(The rainy Season)

「一元復始,大地春回」是東亞(尤其中國)的情況,但在「巴勒斯坦-以色列」,則是「大地秋回,一元復始」。猶太曆一年之始是在First of Tishri,相當於現今陽曆的九月(但偶爾也會在八月或十月)2001年為例,猶太曆的新年是在陽曆的九月十八日(農曆的八月初二)2007年是九月十二(農曆的八月初二);今2008年是九月ニ十九日(農曆的八月初一)一個月以後,那長達四、五個月的乾、熱季就漸過去,雨季通常在十月中開始,但來臨的日期並不很準確(圖1)。這時所下的雨,相當於中國的「穀雨」,是耕作、撒種、佈穀的雨。這是一猶太新年以後最初下的雨叫作「初雨」(First Rain,或早雨,又叫秋雨),但是不是春雨。

這在十月中才下的雨當然是秋雨,並且很重要。它開始潤濕被夏熱曬硬了的地土,以利耕犁,以便撒種,使穀種長芽伸根,所以這秋雨的來臨,有非常的重要性。但是這「秋雨、初雨」的來臨,並不很準確,有時可以拖到十二月初才來。在未有灌溉設備以前,這裡的農人是無計可施,只好忍耐著等,「絞著心腸地等」(twisting the bowel,見Philip’譯本)。他們在等待這初雨來臨的那種態度及心腸,很難用話語來形容。因為沒有雨,「耕地的人都失望,抱頭蒙羞」(144)。當地那時候的窮人,常赤身無衣,「在寒冷中,毫無遮蓋」(244,7)。及至十二月初,雨終於來了,這些窮人雖因被淋濕,寒冷並發抖,卻由衷地、重複地喊出:感謝上帝賜下這雨!


圖1. 巴勒斯坦地區雨季來臨月份

(資料來源:呂譯聖經地理, p.69)

這初雨下到一月底就慢慢減少,二月底、三月初又來了陣陣的「春雨」(又叫晚雨),為穀物吐穗後顆粒「灌漿」時所必需的。所以這晚雨對收獲之豐歉,又有決定性的影響。之後降雨的次數及分量就慢慢地減少,一年之中最後一次的「風暴」,通常是在四月初,但雨也可能斷續地降到五月初。接下來,就是那漫長、乾旱的夏季。

本地區的穀物以大麥、小麥為主,小米也有(參結49)。穀物的耕作,通常是在十、十一月開始。下種之後的耕耘是在斷續下降的冬雨季節裡進行。冬天又是寒冷的季節,勞作不易,所以懶惰人常因「冬寒不肯耕種」,說要等到比較溫暖的日子才下田。結果他「到收割的時候」是「一無所得」,勢必「討飯」才能填飽肚子(參箴204)

雖說如此,這雨季的來臨是完全難以預料的:什麼時候開始?何日結束?能帶來多少雨量?或在雨季中雨量的時空分佈如何?全然難以確定。這地又與埃及不同,「那裡撒種,用腳(單數)灌溉」;「但以色列人所進去得為業的地,需要上帝的眼目,時常看顧」。人若盡心、盡性事奉祂,「祂必按時降秋雨、春雨在你們地上,使你們可以收藏五穀、新酒和油」(1110-14)

B. 夏季(The Summer Season)

比起雨季,夏季的來臨比較有規律。它通常開始於五月十五日左右,結束於九月十五日前後,並且每日的天氣,幾乎完全一樣。本地區夏季的氣候,除了受中緯度高壓帶的影響外,又受到「印度次大陸」(Indian Sub-continent)低氣壓(low pressure)的影響,這低氣壓,是因為陸上空氣比印度洋上的空氣暖和得多的緣故。這低氣壓,通常是在1000mb以下,並且向波斯灣頭伸張到伊朗的西南邊與伊拉克交界的地方。低壓中心外圍的氣壓,逐漸向外升高到1000mb以上,夏季平均1006mb的等壓線(Isobar),與拉凡(Levant)海岸並行(見圖2)。高氣壓的空氣,一般較不輕易釋出水分,故高壓籠罩的天氣,較為晴朗不易下雨,並且風的方向一般是順著等壓線而吹,並且順著時針方向從高壓中心向外吹。故本地區夏季的風應是北風或東北風。所以夏天一般是個順風好行船的季節。

圖2.地中海地區夏季大氣壓分佈狀況圖

(資料來源:呂譯聖經地理, p.54)

但是,位於東地中海的居比路島,因島中央的Mesorea盆地夏天極為悶熱,故在其上空,亦出現另一個比較緩和的低氣壓。低氣壓中心,風以逆時針方向吹向中心,所以在拉凡海岸西邊的外海,夏季常吹的卻是西風或西南風。因此向西行駛的船隻常會「風不順」(274)。夏末要進入「過渡季節」時,風向會更不穩定,尤其是過了禁食的節期(Yom Kippur)以後,航行可能「遇到危險」(279)

夏季經常來自地中海的西風,也帶來了濕潤的空氣,但由於高壓帶的影響,所以難以成雨。但西來的海風,不但緩和陸上的氣溫,也帶來了甘露的可能性,尤其是沿海地帶及向西的山坡更是受惠。夏季的甘露,利於葡萄的成熟。

甘露一向是以色列人所重視的。「以色列安然居住其天空也滴瀝下甘露」(3328)。在他們心目中,甘露不降,視為咒詛;甘霖沛降則為祝福。夏季乾旱時的盛露,能使葡萄豐收。

「天上的甘露,地上的肥土」是以撒受騙給小兒子雅各的祝福(2728;參考2739)。約伯回想到從前的景況曾說:「露水終夜霑在我的枝上」(2919)。露水已曾為基甸用來確定上帝差遣他的證明(636-46)。在夏熱的氣候中,太陽一出來,露水便很快消失掉,何西亞曾以「速散的甘露」(64133)來象徵以色列的良善之淺暫。呂振中譯以撒的 「祝福」為:「你住的地方,必遠離地上的肥土,遠離天上的甘露」。英文RSV譯為「Away from the fatness of the earth and away from the dew of heaven on high」。

本區在夏季,又有明顯的「海、陸風」。當旭日高昇時,陸地受熱比海水快,陸地上空的氣溫比海洋的上空暖和得多,膨脹得快,空氣往上升騰,海上的空氣流向陸地,成為海風(sea breeze)。海風一般要到下午三點以後才能到達約但河東的高原。這時高原上已受熱過午,海風緩和不了太高的氣溫,但農人卻可藉著這機會簸揚莊稼。至於在裂谷中的耶利哥,西來的海風,在越過猶大山地後,就要下降四千多呎,由於adiabatic作用而增溫,結果更是炎熱不堪。

太陽西偏,陸地開始散熱,並且比海洋散得快,上空的空氣也冷得快,於是陸地上空的空氣向西流,成為陸風(land breeze),這種情況,在夕陽西下後更甚,於晚上九點前後達到高峰。西流的空氣,因與夏季從地中海來的西風相頂撞,故風勢緩和,也較微弱。因此,陸風的施惠,比不上海風。

雖然如此,在東部高原上冷卻的空氣,密度較高也較重,當它西移到高原的邊緣時,加上地心引力的緣故,冷空氣就像從高原的西沿溢出瀑布般地往下瀉,成為一種叫作Katabatic wind(「下降風」)。這風在死海東岸高原上,往西溢瀉下來時,因海水鹽份太高,故難興波,但在北邊的加利利海,其東邊高原下瀉的空氣,就常興波作浪。那晚耶穌與門徒在橫渡加利利海時所遇到的(參太823-27;可435-41;路822-25),很可能就是這種由Katabatic wind所引起的暴風浪。

C. 過渡季節(Transitional Seasons)

在冬雨與夏熱兩季節之間的,是春、秋這兩個過渡性的季節。通常春季是從四月初到六月中,秋季是從九月中到十月底。但在季節轉移的時候,雨季所給的影響較大,常與雨季前後重疊。至於夏季的進出,則比較直截了當。這雨個過渡季節中,有兩種特別的現象,一為沙漠風暴,二為熱風。

1. 沙漠風暴(Desert Storm):在這兩季節中,阿拉伯一帶上空的高氣壓,不是尚未完全建立,就是形將消失。因此在雨季的開始及終了,西來的氣旋可以遠遠侵入內陸,但這時內陸地表仍甚熱,對流(convection)作用頗盛,常成暴雷雨。這種雷雨,範圍雖不廣,但強度頗高而造成暴洪。暴洪所流經的窪低(Wadi 乾河道),遭受到侵蝕,常是很嚴重(圖3)。但在沙漠及次沙漠地區的降雨,一般都是在這兩個短短的季節中獲得。這時在「乾河道」上旅行的人,如果不懂得觀天顏、聽雨聲,而碰到像「詭詐」弟兄般的「溪水」沖來的時候(615),情況必定很慘重。


圖3. 以色列南地的 Wadi Tamar

[Photograph by: C.Y. Tang]


2. 熱風(Sirocco):春秋兩個過渡季節中,從西而來的低氣旋(depression),在接近地中海東岸時,吹向中心的那逆時針方向的風,在鋒面之前的風,是從南或東南方向吹來。這低壓中心,吸引著撒哈拉(沙漠)上空的熱空氣,進入了地中海東岸地區。在這低壓中心的東南方面,這些東南風非常乾熱,並且帶著微塵。這些低壓中心經過本地區時,在其鋒面前吹的乾熱的東風或東南風,阿拉伯語叫做sharqiyyeh(東風的意思)。義大利人把它音譯為Sirocco。這風的性質與美國加州南部的Santa Anas風類似:當它來到時,葉子及樹上的果子就枯萎,小樹野草易於起火燃燒,並引起人類呼吸困難。

這低壓中心繼續向東移,隨它而來的風,在經過不同地區時,也獲得不同的名。在利比亞(Libya)它叫作jibli(即南或東南的意思);在埃及,它叫作Khamsin(阿拉伯話意為「五十」,就是說它可能繼續地吹了五十天);在黎巴嫩及敘利亞,它叫作Shlur Shlouq;在伊拉克叫作Sharqi;在「灣區」,一般叫作Kaws(射手),或叫作Simoon(阿拉伯話為毒物之意)

在耶利米書四章11節中熱風的希伯來語叫作רוּחַ צַח (ruwach zah)צַח英文是scorching glowing,即灼熱或熾熱;是רוּחַ windרוּחַ צַח (ruwach zah),英文聖經翻成dry wind (KJV), glowing wind (Moderm), burning wind (Living), hot wind (RSV) Scorching wind (NIV)。現代以色列的氣象學者,把所有從東向西吹帶著超乎平常溫度的風,都叫作Sharav。 熱風一到,當地氣溫在短短的時間內,可以上升了9-12(攝氏,華氏16-22),相對濕度下降了百分四十幾,地面的濕氣,也幾乎全被刮盡。

這風的來臨,既不可能用來簸穀,也不能揚場(411),除了使人難受之外,似乎就是毀壞:「你用東風打破他施的船隻」(487)。以西結對推羅的預言是:「東風在海中將你〔的船隻〕打破」(結2726)。何西亞對以法蓮的預言是:「必有東風颳來他的泉源必乾,他的源頭必竭(何1315)。上帝為要提醒約拿,「安排炎熱的東風,日頭曝曬約拿的頭,使他發昏」,無奈約拿並不覺悟,反而說「我死了比活著還好」(48)。雅各書的作者用「太陽出來,熱風颳起,草就枯乾,花也凋謝」(111)來勸告人無論富貴卑微,都該知足喜樂,因為一切都要衰殘。

[資料來源:呂榮輝編著 《聖經地理導論》,2011講義,pp.18-21]



資料來源 : 聖經地理導論 pp.18-21
刊登日期 : 2012/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