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內頁

雞鳴,在生命的暗夜之後!

圖文:邱淑琴 (台北信友堂)

三月三十日,早上春雨微潤,接近中午,我們來到雞鳴堂的售票口時,已經晴空萬里了。買完票,走下約兩公尺寬的水泥坡道,兩邊以石頭砌成的矮牆,牆外嫩草綠樹,格外亮眼,不到十公尺,前面是岔路,往右是觀景台,往左到雞鳴堂,如果繼續沿著下坡直走,再走下階梯就到了雞鳴堂的入口了。

在路上,左邊又有一條水泥路通向一個平台,我爬上去,站在樹影下,就看見整座的的雞鳴堂。此刻,陽光燦爛,藍色的屋頂反射閃閃的光芒,十字架上挺立一隻金雞,翹起尾羽,張開尖喙,奮力地鳴叫,牠銳利的叫聲彷彿也劃入我的心際!


彼得生命中最黑暗之夜

那一晚的最後筵席,主耶穌對門徒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中間有一個人要賣我了。」(太 26:21飯後,他和門徒走到客西馬尼園,三次憂傷地禱告而門徒睡著了。

隨即,猶大帶著一大群拿著刀棒的人來了,他們是祭司長和民間的長老派來的。猶大給了他們一個暗號,說:「我與誰親嘴,誰就是他。你們可以拿住他。」(太 26:48)這是一個詭詐的暗號,不容耶穌有逃走的機會。但主耶穌卻稱猶大為朋友,說:「你來要做的事,就做罷。(太 26:50

耶穌被捉拿之後,就在大祭司的院子裡,由大祭司主持,眾祭司、長老、文士所組成的公會進行審訊,以耶穌承認自己是神的兒子,定他是該死的,他們吐唾沫在他的臉上,用拳頭打他,也有用手掌打他的。就當門徒們因為害怕而四散逃走時,只有彼得還願意冒險混在人群中跟著耶穌去。他是多麼情深義重,膽識過人啊!

還記得,在當晚稍早一點的時候,剛吃過可能還沒有完全消化的最後晚餐,耶穌就與門徒往橄欖山去。那時,耶穌對他們說:「今夜,你們為我的緣故都要跌倒。因為經上記著說:『我要擊打牧人,羊就分散了。』」(太 2631彼得馬上豪氣干雲,信心滿滿地對主耶穌說:就算大家都因為你跌倒,我卻永遠不跌倒。耶穌卻說:「我實在告訴你,今夜雞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認我。」(太 2634)彼得向主耶穌發誓說:我就是必須和你同死,也總不能不認你。」(太 2635

深夜時分,大祭司院裡人影竄動,一雙雙兇惡陰狠的眼眸閃爍著,隨即有人指認彼得是和耶穌一夥的。在火光搖曳中,彼得的心也明明滅滅,就在眾人面前,他不承認認識耶穌。當彼得第三次否認主耶穌的時候,就發咒起誓說:「我不認得那個人!」就在那一刻,「雞就叫了!」(太2674)彼得隨即想起耶穌的話:「雞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認我。」(太2675

彼得在自己最有自信的勇敢上跌倒了!一秒都不差,主的話應驗了,雞叫了,天亮了,就在彼得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彷彿照下清晨的第一道曙光,他想起主耶穌所說的話了。於是,彼得就出去痛哭!他的自責、敬畏、羞愧與悔恨,都在痛哭的淚水中翻騰激盪!

重建的雞鳴堂

我一邊拍照,一邊回想彼得,這時教堂的鐘聲噹噹噹地響起來,簡單而清澈。順著屋頂往下看,教堂正面的屋簷下,是主耶穌在該亞法的府邸裡,雙手被縛,受人羞辱的壁畫,底下有法文說明這座教堂是屬於法國修會聖母升天會的。當我回家以後,透過電腦放大照片,反覆查閱翻譯字典,按著單字配合圖片,推測壁畫的涵義。往右邊屋簷下的壁畫,是穿著淡黃色長袍,身形纖瘦,雙手被縛,謙卑站立,頭上圍著淺黃色光圈的耶穌壁畫,他的頭輕輕地往右下微傾,帶著憔悴的臉容,似乎就要靠近你,對你說話︰「我知道你人生的壕溝,我知道你跌倒的傷痛!」主耶穌一切都知道啊,祂有著無盡的憐憫。

而教堂的右下方,逐漸往汲淪谷下降,沿坡是灰白色密集如籠的房舍,點綴著幾筆赭紅色的房頂,參差了幾片雖然疏落卻青綠的樹叢,到了谷底又逐漸往上延伸到橄欖山,視野寬闊,可以眺望俄國東正教的升天堂,那修女院的鐘樓巨塔,已然渺遠,卻依然在山與天的交界上,堅定地佇立。

雞鳴堂,位在耶路撒冷城外錫安山的東坡,據說是當年大祭司該亞法的府邸,就是彼得三次否認耶穌的地方。在主曆四五七年,這裡建了一座拜占庭的小教堂,但是在一零一零年被穆斯林的入侵者毀壞了,一一零二年十字軍重建了一座小教堂,並使用雞鳴堂的名稱,耶路撒冷淪陷之後,教堂再度成為廢墟,一直到一九三一年才又重建。

大祭司府第緬懷十架跟隨者

我拾級而下,走到教堂的入口,兩扇沉重斑駁的銅門上有彩色的浮雕,杯裡有酒,盤中有葡萄,耶穌右手半舉伸出食指,門徒們的神情懷疑而驚訝,好像在問︰「賣主的人是誰?是我嗎?」

走進教堂,正面的牆上有耶穌與十字架,往上,是那一夜耶穌雙手被綑綁,在該亞法府邸受審問受羞辱的壁畫;右邊是天使告訴抹大拉的馬利亞和另一個馬利亞︰「耶穌復活了。」再往右,上層的壁畫是耶穌和十二門徒共進最後的晚餐,下層是彼得,穿着教宗的衣裳;左邊是主耶穌復活後向門徒顯現;各面的牆上,仍然是耶穌與彼得等門徒的壁畫與敘述;一抬頭,則看見圓形的屋頂上,有著巨大的十字架,是造型美麗的彩繪玻璃,這是新的教堂,約可容納一百五十人左右。

從樓梯走下第二層,是一間小教堂,約可容納八、九十人,屋頂上以十字架為中心,延伸出八條半圓形的金屬支架,教堂的後面,仍有古教堂的磐石與石塊,教堂的正面,有彼得的壁畫在下,十字架在上,左右的下方壁龕裡,都是對彼得的描繪,在祭壇與會眾的椅子之間,有一口往下看可以看見還有洞穴與石階的圓形天井,井口的岩壁上,標示著刻有在五世紀時基督徒留下來的十字架。

再往下走一層,明顯低矮許多,階梯、地板、牆壁到天花板,都是從磐石中鑿出來的,層中有層,表示一次又一次在舊址上重建,屋裡有石柱、有石階、有門型和圓形的洞口。

再步下石階,每跨出一步都跨越了百年以上的時空,彷彿進入前人生活的軌跡。轉角之後,下到最底層,約二平方的石室裡,前方有兩個長方形的洞口,斜斜往上可以看見上一層,右下角,有一座石柱架起的放經台,這是更古老的教堂。我恍若看見他們在幽暗的地穴中,心中切切地仰望從天而降的大光,在這裡敬拜、唱詩歌、傳講主的教導;又把十字架的救恩,一鑿一鑿地刻在堅硬的石頭上,刻在即將停歇的心跳上,我們在已經被撫觸得沉穩而內斂的石壁上,找到了五個深淺與大小不一的十字架,歲月悠悠,但十字架的痕跡,卻沒有磨滅。

步出洞穴,沿著走廊繞到教堂的左邊,有一座黑色的石台上立著一根白柱,柱上站立一隻銅綠色的公雞,柱子的後面有兩個羅馬士兵,好奇而機警地靠近彼得,前面的彼得對著跪在旁邊的使女,揮動半舉的雙手,斬釘截鐵地起誓說:「我不認得那個人。」矮牆邊,有一棵老樹掩映;牆下,是一條古老的階梯,通往汲淪谷。許多的基督徒相信,主耶穌被捕的那一天晚上,就是走這一條路到客西馬尼園的。

橫越階梯,我再往前,站在紅花盛開的花圃邊上,回頭看著雞鳴堂。主耶穌啊!兩 千多年之後,孩子跟隨你的腳步來到這裡,在你承受誣賴、羞辱、痛苦、傷害與背叛的地方,低聲向你說︰「我生命中所受的誣賴與背叛都算不得什麼了!主啊!你知道我的軟弱與挫敗,你還願意用我嗎?」

註:本文原刊登於基督教論壇報,題為:在生命暗夜後雞鳴堂中的省察http://www.ct.org.tw/1284252#ixzz4AmUCodz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