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內頁

土耳其之旅諸山在耶和華面前歡呼

3768_諸山在耶和華面前都歡呼

http://www.ct.org.tw/wp-content/uploads/2015/01/copyright1.png

◎林君儀(高中老師)

2015年暑假參加了土耳其之旅,從伊斯坦堡穿越高山地形前往安那托利亞高原時,看到高原上有許多墓碑,導遊說鄂圖曼土耳其人不用棺木葬埋,而是把死者用布包裹,埋在地下二、三公尺處,塵歸塵、土歸土。高原上一顆顆巨大岩石,經數百年沉積風化,只有少數松柏生長,想像當初部族商隊在此生活往來實在不容易。

初代信徒受逼迫避於地下城

從早上到晚上七點,都在長途坐車中。起伏的山嶺、連綿的高崗不斷重複出現,沙漠地形也在眼前開展。奇異的地形,如一彎星月那樣寧靜,又如鐵騎彎刀正要出鞘,似乎天方夜譚故事正從此講述。

第二天進入了卡帕多細亞(Cappadocia 加帕多家),公路兩邊出現許多奇岩怪石和火山噴發的玄武岩、火成岩等。卡帕多細亞層巒疊嶂,層峰聳翠,山頭上有許多挖掘的洞穴,遠觀很像雲崗石窟。傳說四、五世紀時,基督徒為躲避羅馬帝國迫害逃至此處,在地下興建房屋及教堂,也在岩石上鑿了數千洞窟,而經過十多世紀的風化和侵蝕後,現在形成特殊地理景觀。

我們先去參觀了「凱馬克利地下城」 (Kaymakli Underground City)。入內時彎腰縮腹,因洞口狹窄,稍胖的人真過不去。洞穴潔淨,設有教堂、廚房、馬廄,初代教會信徒在此建立了可容納五、六千人生活的地下城。很難想像他們是如何堅定持續的仰望耶穌,寧可捨棄生命也要緊緊跟隨基督,即使付出代價也在所不惜,許多困難不是我們現在所能想像的。地下城市在八世紀漸漸荒廢了,直到廿世紀開始一一被發現,其中隱含著許多未解的謎語,待人深入了解。

凱馬克利地下城Kaymakli Underground City內景觀(林君儀2015年攝)

洞穴教堂成露天博物館

隨後到達葛拉梅露天博物館(Goreme Open-Museum),一座擁有數量驚人的洞穴教堂和濕壁畫的天然實物博物館。有人說基督徒真正開始傳教是從在土耳其的卡帕多細亞開始,保羅由耶路撒冷一路向西傳,使多人歸信;傳說約翰帶著耶穌的母親馬利亞逃難,一路向人傳講耶穌基督。福音廣傳,到了教徒受逼迫時,挖鑿了許多洞穴避難,形成今日景況。

葛拉梅露天博物館Goreme Open-Museum景觀之一(林君儀2015年攝)

博物館像一個廣闊的沙漠地帶,天氣酷熱難當。入口處蘋果樹下有蘋果教堂、聖芭芭拉教堂、拖鞋教堂及蛇教堂等毗連一處,我們依序排隊參觀。每間教堂都極窄狹、僅能容納三、四人站立而已,其中都有耶穌基督畫像及十字架圖形、另繪有許多當時傳說故事。(左圖為洞穴中的基督畫像、林君儀2015年攝)

一間間僅容低頭迴旋的教堂都具有神聖莊嚴的氛圍,相信曾有聖民在此奉主名舉手、無數敬虔信徒在此向上帝唱詩歌頌祂的聖名,主必是祂們的力量也是祂們的甘泉。他們在此等候敬拜「他們的拯救、榮耀都在乎上帝;他們力量的磐石、避難所都在乎上帝。」

有另一間教堂幾無人去,因它是博物館中唯一要另外付費的。而我想自己千里迢迢來到這裏,不能錯失機會,必前去一探究竟,因此我隻身前往那設立在最高處的「黑暗教堂」。

從入口進去,還沒站穩,即被迎面而來巨幅莊嚴的天父畫像震撼,我忽地仆倒,下跪瞻仰,只見祂是那樣逼真的臨格,令我心生敬畏;好不容易站起,又見正前方一位基督君王高高端坐寶座,看來那樣慈藹和悅,似正欲對我說話。祂聖潔的目光、欲啟的口唇,右手中指及食指豎起,左手拿著聖書、左右兩邊各站著聖母及一位使徒的形狀,像真情實景,我訝異到目瞪口呆,立即跪下稱頌、俯伏禱告、瞻仰那位全能、永恆、神聖、公正者的榮美。

黑暗教堂等待再臨君王

室內雖幽暗窄仄,卻充滿一切的豐盛,有父子靈三位一體的臨在,感覺有圍繞著我的天使天軍也在稱頌讚美。當我站起、往後迴望時,我驚訝發現原來整間教堂、從上到下、從左到右全繪製著大大小小的聖經故事,有「基督誕生」、「天使報佳音」、「耶穌進伯利恆」、「最後晚餐」「耶穌釘十字架上」、「基督升天」等畫面,還有十二使徒及天堂形像,多得令人難以細數,只有嘆為觀止。

那教堂壁畫的布局結構,當是從正中間主穹頂一幅耶穌基督君臨萬方的形像開始,而後旁邊左右林林總總繪製了聖經故事,入口處又有一幅巨大的天父身影,這些溼壁畫充滿房間,人物栩栩如生、立體逼真;壁畫從牆腳到天頂鋪繪,因此觀賞時必須以仰角或俯視或跪拜姿勢才能把360度的宛轉圖形看盡。

教堂內不許照像,我暗中默記其圖形結構,心想濕壁畫經歷千年色澤怎能如此鮮豔、人物神情怎能如此生動,那些修士如何繪製得那樣完善具有立體感?他們以怎樣精神和毅力克服種種困難繪製這輝煌壁畫,以致下筆如有神助!

當時的人認為尊崇聖像不等於偶像崇拜,因此他們以繪畫來表達信仰,畫出了最早的基督形貌及天父慈祥面容,完美偉大的創作實已媲美或超越米開朗基羅在聖西斯汀教堂所繪的《創世紀》。而我彷彿知曉原來文藝巨匠米氏所繪濕壁畫並非首創,實有所本,因為早在四、五世紀便已有修士日以繼夜地敬虔創作。

黑暗教堂因光線昏暗而得名,也因黑暗使壁畫色彩得以完整保存,留下舉世無價之寶。而我不經意入內,彷彿被上帝摸著,原本空虛的心靈忽然飽足,一種說不出來的平安像江河延及於我,我的骨頭忽被滋潤而舒暢。

真光照耀得以持續奔走天路

黑暗教堂的奇特經歷,使我不禁讚美上帝,因祂的榮光在黑暗中閃耀。出洞後一直感動著,想起以賽亞書:「你們中間誰是敬畏耶和華、聽從他僕人之話的?這人行在暗中,沒有亮光。當倚靠耶和華的名,仗賴自己的上帝。」(五十二章10節) 因「耶和華要作你永遠的光,你上帝要為你的榮耀」(六十章19節)

次日,我們到達土國首都安卡拉的「安那托利亞文明博物館」。館內藏有蘇美、亞述、鄂圖曼帝國等長達六千年的稀世文物珍寶,述及安那托利亞高原上發展歷史。隔著玻璃觀看陶甕及杯碟碗盤,俯視巨石上的獸像或花紋雕刻及豐碑斷柱,在上達數千年文物中,令人感到自身的微小和短促。人算什麼?真是「寄蜉蝣於天地,渺蒼海之一粟」而已,在幽深寬廣的博物館中,我凜然於神的悠久長存。

本文作者安那托利亞博物館前的庭園留影(林君儀2015年攝)

安那托利亞博物館內陳列的古代雕像及陶製器具(林君儀2015年攝)

安那托利亞博物館內陳列的古代有精美圖案的陶器(林君儀2015年攝)

土耳其之行有半數時間在古蹟裏行走,然而真正感動我的莫過於黑暗教堂的奧秘經驗。那幽中之光、天穹之影,無遠弗屆照進我心靈深處,成為我隨時的幫助、困境中的慰藉,並見證耶穌基督真是為黑暗的世界帶來亮光。

[轉載自論壇報 2016-01-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