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內頁

跟隨保羅和巴拿巴宣教行:塞浦路斯的佳美腳蹤

2014-12-13 | ◎趙麟書(台北信友堂會友)

帕弗在主前四世紀受托勒密王朝統治,主58年羅馬在此設立行省。帕弗到處都是古蹟,在此處亦有當年保羅與巴拿巴前來宣教停留之處。

Kyrenia Harbour

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國克利尼亞港

塞浦路斯是地中海第三大島,面積為9251平方公里,1960年脫離英國宣布獨立,島上希臘、土耳其兩大族裔不和,於19747月爆發內戰,土耳其出兵占領塞浦路斯島北部,至此國家分裂。佔國家百分之六十三人口的希臘裔取得南部土地,組成塞浦路斯共和國,為聯合國所承認的國家;而島上土耳其裔則擁有北部土地,宣布獨立叫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國,目前全世界只有土耳其一個國家承認北塞這個國家,兩邊水火不容。

進入北塞需經移民關卡,耗時不便;南方受國際承認,這些年來,經濟顯然比北方活絡,生活水平也較高,加上歐盟認同,所以從台灣入境無簽證問題,不受刁難,這次旅遊我們選擇南進北出,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拉撒路教堂思想主恩

2014713日,我們一行人由雅典起飛,下午兩點多抵達塞浦路斯拉納卡(Larnaka),古稱基提(Kition),亦是塞浦路斯的代稱,在耶利米書二章10節曾提到:「你們且過到基提海島去察看。」及以西結書廿七章6節:「,用象牙鑲嵌基提海島的黃楊木為坐板。」

下機後先拜訪聖拉撒路教堂,巴士由機場出發駛往目的地,其間經過鹽湖,鹽湖生產的食鹽極為豐富,過去曾銷往全國各地,但此湖因靠機場太近已被嚴重污染,目前不再從此地取用食鹽。塞島去年降雨量少,相對鹽湖進水有限,水位很低,最深處只有1公尺,最淺處20公分,湖的鹽分極高,不能游泳。聽說每年11月至次年3月,成群結隊從非洲肯亞飛來的火鶴,借此地過冬,由湖岸遠望極為壯觀,可惜,我們此行造訪時程太早,沒有眼福,只能望湖興嘆。

半小時後我們來到聖拉撒路教堂,提到拉撒路就想到約翰福音十一章耶穌所行的復活神蹟,事件成了以後,法利賽人要用計謀害耶穌,祭司長也商議要殺拉撒路,聖經後來沒有再記載下去。但根據當地的說法,拉撒路和他的姊姊馬大、馬利亞逃亡至此,開始傳福音,後來成為基提第一任主教。

拉撒路雖經歷死亡和復活,但仍需面對第二次死亡,死後葬於此處,後人建了一所小教堂在他的墳墓上,經過歲月的更迭,人們已不復記憶,直到主890年拉撒路的遺骸在此被人發現,教堂馬上呈送至君士坦丁堡,當時拜占庭皇帝利歐六世視此地為聖地,下令重建新的教堂,屬東正教形式,建物有北、中、南三個長廊,分別被柱石區隔,上方有三個大圓頂,非常醒目,可惜日後全數被毀。

原來塞浦路斯有段時間被鄂圖曼土耳其占領,一次有位土耳其的將軍從海上路過此地,老遠發現三個巨大圓頂,以為是清真寺,命全體部將朝此方向跪拜。上岸後發現跪拜的圓頂原來是一所教堂,氣急敗壞,盛怒之下把三座圓頂全部剷平,所以後人只能看到今日的平頂模樣。

祭壇前有一幅鍍金的聖拉撒路畫像,旁邊一幅內容則是描述拉撒路復活的故事,圖中耶穌立在墓前吩咐拉撒路出來,馬大和馬利亞跪在耶穌腳前親吻著耶穌的腳。在那個識字率不高的時代,就是透過圖像方式,教導會眾。一個多鐘頭的參訪,讓我們開了眼界,對東正教敬拜的方式和教堂內部的氛圍有更多認識。

帕弗是羅馬時代最佳港口

使徒行傳十三章1-6節說:「在安提阿教會中,有幾位先知和教師,就是巴拿巴,西面,古利奈人路求,跟希律王一起長大的馬念,還有掃羅。當他們在敬拜主、禁食的時候,聖靈對他們說:『你們要為我指派巴拿巴和掃羅,去做我呼召他們來擔任的工作。』於是巴拿巴和掃羅已經奉聖靈差遣,就下西流基去,從那裏坐船到塞浦路斯。他們一到撒拉米,就在各猶太人的會堂傳講上帝的道。他們走遍全島,一直到了帕弗。」我們離開拉納卡後,沿著南邊公路,坐了近四小時的車程來到帕弗,我們以為保羅第一次宣教也是沿著這條平坦道路的路線來到帕弗,但當地的導遊有不同的看法:保羅、巴拿巴和馬可並不是經由這麼平坦的道路過來,而是越過險峻山區,歷經千辛萬苦傳揚福音,為讓山區的居民認識耶穌。

帕弗在主前四世紀受托勒密王朝統治,主58年羅馬在此設立行省,由於靠海,地處便捷,商旅發達,是極佳港口位置。當時省長士求保羅在此遇見巴拿巴和保羅,並請他們倆為他講道,後來也受洗信主。現今的帕弗街市熱鬧非凡,沿著海邊,觀光旅館林立,到處都是觀光客。

第二天我們參觀了「丟尼修」之屋(the house of Dionysus)。這所宅第有2000平方公尺,四十個房間內每間都鋪設馬賽克,極盡奢華,以現在的術語可稱它為「豪宅」,這些馬賽克圖案多在描繪希臘神話故事,屬主2世紀至5世紀遺留的東西,目前已被列為世界遺產,十分珍貴。

看古蹟思想何為存到永遠的?

接著我們前往帕那加·克里索波里提薩教堂(Panayia Chrysopolitissa),它建於主曆十二世紀,是所天主教堂,蓋在拜占庭時期一所被毀的大教堂之上,周邊還有許多過去遺留下來的柱石和馬賽克地板。最特別的是有一標示聖保羅的白色大理石柱石,聽說保羅在此傳講福音,遭當地猶太人拘禁綑綁在這根柱石上,挨了39下鞭打,其所受的苦楚可想而知(哥林多後書十一章24節)。

帕弗到處都是古蹟,我們參觀了列王墓,整個區塊有1.2公里長,是現存保持較完好的墓室。傍晚時分我們穿越邊界進入北塞浦路斯,瞬間由基督教世界變成伊斯蘭世界,教堂變成清真寺。晚上我們住進撒拉米海濱渡假旅館,次日早上先參訪建立於主前1071年的撒拉米古城,也是巴拿巴和保羅宣教首到的據點,估計當時人口約有十萬,相當繁華熱鬧;離城不遠處就是港口,現在已見不到任何港口遺跡,大概都沉入海底。

在港口上頭的教堂是主曆四世紀建立的,教堂方位坐東朝西,祭壇邊還留有當時鋪設的馬賽克地板,睹物思情,讓人看了心中澎湃。如此興盛的城市,經不起歲月的摧殘,斷垣殘壁,供後人憑弔追思。世上的物質界都會過去,但是真理卻常存在永恆中,引導那渴慕與追隨的人;什麼是永不改變的,已了然於心。

最後一個參訪地點就是巴拿巴修道院。現今白色牆面的教堂,內部佈置簡單;中午我們帶著滿滿祝福,飛往下個國家土耳其,結束三天二夜塞浦路斯之旅。

SalamisTomb of Barnabas

撒拉米古城 巴拿巴葬於修院旁邊的一所小教堂

[轉載自論壇報生活版 http://www.ct.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