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內頁

土耳其、拔摩島聖地行後記-永不結束的聖經地理計畫

圖․文: 陳小小 2014.09.14

超棒的團員

原本以為「土耳其、拔摩島」之行,不易湊滿15個人。拿到旅習手冊,翻到名單那頁,不禁暗暗吸了一口氣:37個團員!從沒想到上帝給了兩倍多的人數。

後來在巴士上,每個人輪流拿麥克風自我介紹與作見證,一位女傳道說她超過報名時間才想到,以鍥而不捨的毅力,連續幾週都打電話去旅行社詢問是否有人退團讓她補進。這才知道原來期間還有好幾位報名,都被回絕。若通通都收,這個團鐵定超過40位。

再細瞧照片上的人,最年長的88歲,最小的2歲,各個年齡層都有、分布十分均勻。簡直就是一間小教會阿~

吃得苦中苦

驚訝的是這群人大都明白這趟旅習不是一般遊山玩水、吃喝玩樂、逛街購物的行程,只有最後一天伊斯坦堡之遊較輕鬆。因為要去的地方,大多是聖經記載的地點,眼前沒有太多的現代都會優雅景緻,而是荒煙蔓草、一片斷垣殘壁的實況。無法穿得美美拍照,只能全身塗滿防曬油、戴上太陽眼鏡、穿上最強防護抗紫外線的排汗衣物,烈日下在考古挖掘出來的遺跡石塊間爬上爬下。甚至在路司得古物集中處,就打敗了一些裝備不夠的人。滿地蒺藜,穿短褲、涼鞋的被刺得哀哀叫,又還得閃避頭大齒厲的猛蟻遍地橫行。唯有長褲、登山鞋的,才能勇於前進。

另外,土耳其非常的大,一個點到另一個點常是一兩百公里。領隊要精算好放人下車跑廁所的時間間隔點,最長不得超過2個小時。因為這團有兩位尿障人士,一位就是我(膀胱炎經常發作,不能憋尿)。

我原以為自己應該是裡頭身體情況最糟的,沒想到團員中竟然有三位癌症患者(胰臟癌、結腸癌、鼻咽癌),三位聾啞人士(一位是鼻咽癌患者治療後的副作用)、幾位退化性關節炎、剛康復的骨折患者,以及各樣不為人知的大小毛病。

好幾個私下向我透漏,他們為何膽敢報名?全是因為看到呂院長。他們都想88歲的老人,脊椎又開過刀,自己體能怎會輸老院長?我心裡就偷笑著,大家都被表相給迷惑。院長只要有責任在身,他就是不會倒。他曾帶團去拔摩島,15個人搭小船從土耳其過去,全船的人都吐了,只有他沒吐。我們體能或許比他好,但我們可都沒有他這種驚人的意志力啊!

相愛相顧

 途中唯一一個倒下去的是那位兩歲小娃的媽媽。其實她體能很好,但忙於照顧小孩,疏於喝水,中午在餐廳昏迷倒下。上帝的恩典總是夠用,我們這團剛好有一對夫妻是醫生和護士。緊急處理後送醫,她在醫院休息一個下午,又回到我們當中繼續前面的行程。她跟我說,她被丈夫恥笑體力竟然輸給院長。我就安慰她,你們都被院長年紀給誤導了啦!輸給院長是很正常的。

13天,我親眼目睹著上帝的恩手怎樣眷顧,感受著團員之間怎樣彼此相愛,並如何一同建造、成就上帝的事工。遺失東西,有人撿到,這是每天都經歷的神蹟。互相守望、彼此提醒,看在外人眼中似乎是多年養成的習慣,其實大家多是陌生人。土耳其女生廁所很少,尿尿彼此相讓(讓最急的、有病的先上),見證了彼此相愛。在最後一天,團員們互相擁抱告別,我向姐妹們感謝她們的讓尿之恩。

勇猛的義工

聖靈讓工作團隊的默契很快就建立起來。幾個健步如飛的弟兄,儼然像游擊隊員召開軍事會議,頭湊一起研究地圖,分派誰去攻拍哪裡。以弗所那裡,就另外派出謝小弟(相機)和陳伯伯(攝影機)去博物館拍攝。

焦點卻不是僅只集中在信望愛義工的照片上,其他團員也都樂意將所拍的照片分享出來。只有少數幾位是用手機拍照不方便之外,其他的人都把照片網路刊載權捐出來給【信望愛聖經網站】以及聖光神學院的【聖經地理資訊網】使用。

最後一天,總共蒐集了一萬多張照片。等照片主編Rhlu整理好後,tjm負責copy灌入1-2T的硬碟,我則會分別將這些硬碟致贈給每個團員。他們收到這份特殊的禮物,絕對會感受到分享的快樂是加倍的多。我何等有幸能比大家更先一步瀏覽著這些照片。我邊看邊敬畏著上帝造人的奇妙,每個個體都不一樣,景物取的角度都各有不同。每個作品都能夠有效的增添整個網際網路上基督信仰資產的總體數量。除此之外,每個人會偶爾被攝入他人的鏡頭裡面,這些照片若是沒有分享出來,你永遠不會看到自己的側面、背面之美,不輸正面(我個人覺得正面拍的照片比較無趣)。

然而聖經地理計畫不因此結束,日後還會有人分別參加各個不同的聖地旅習團,到我們所沒到過的點。像接力賽,一棒接一棒,將所拍得的照片透過信望愛網站平台分享給沒有能力到聖地旅遊的人,一窺當地的風采,讓閱讀聖經更豐富有趣,不再是2D平面,而進入3D立體,更深入明白上帝的話語。

恩典說不盡

土耳其、拔摩島聖地行短短13天,深深體會到「全身都靠元首基督聯絡得合式,百節各按各職,照著各體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體漸漸增長,在愛中建立自己。」(以弗所書四章16節)實在是因為上帝的靈在我們當中運行。

攻頂

 導遊說路司得廢坵可以爬上去,黃色天線寶寶 tjm 便一馬當先帶著 360度環場攝影機與 GPS定位系統攻頂。

 一堆人也跟著上。爬上去才發現其實是一大片平原,拍照只會看到自己站在一片草原上,沒有甚麼好拍攝的。珍貴的古物都被埋在腳下。期待未來,這塊廢坵開挖後,可以挖到許多古物。

 

坡度很陡又很滑。rhlu 本來是奔第二,但因為手上提著沉重的相機鏡頭,上不去。上去容易下來難,有人乾脆用屁股坐地滑下來。

 [轉載自信望愛全球資訊網 https://bible.fhl.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