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內頁

<走訪塞浦路斯--愛與美的故鄉>

作者:陳小小

一只貝殼,從海中緩緩升起浮出,裡頭站著一位肌膚吹彈得破、體態穠纖有致的女人。她一頭長至腰際幾及小腿的金色長髮,沿著臉蛋、脖子與肩膀流瀉而下,在陽光下微微閃著光,她一臉困惑迷惘,更顯天真可愛。風神吹灑粉紅色小花,來迎接她。四季女神則唯恐她的美被他人瞧見,急忙張開一件衣裳為她披上。她就是愛與美的化身,維納斯。波堤切利(Sandro Botticelli)為此傳說畫了一幅永垂千古的《維納斯的誕生》畫,任誰看了都感動。從沒有想過,自己竟有機會親身造訪塞浦路斯--維納斯的誕生地,愛與美的故鄉。

波堤切利(Sandro Botticelli)的《維納斯的誕生》

經過將近一天的長途飛行,輾轉到了拉納卡Larnaca國際機場。乾淨的天空藍得發亮,亮晃晃的南歐太陽灑在身上,地中海的風拂面而來,原本疏懶不濟的精神,如水滾了一般,不斷膨脹、伸展、甦醒開來。巴士沿著塞島南端Motorway高速公路,從東向西駛往利馬索Lemesos,再到帕弗Paphos。我們一行人,當然不是為了維納斯誕生地而來,而是為了聖經地理計畫,要到塞浦路斯東邊的撒拉米與西邊的帕弗GPS定位、攝影與採集資料,那是《使徒行傳》所記載保羅第一次宣教路線的兩大市鎮。

綿延起伏的丘陵、古樸可愛的田園小鎮、造型獨特的東正教教堂,一幕幕在眼前掠過帶團的呂榮輝院長神采奕奕地介紹著地中海特有的自然地理風貌與相關的聖經資料。塞浦路斯不大,我們很快就到達第二大城利馬索,參觀寇瑞恩Kourion遺跡。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古羅馬的豪華澡堂。

 以前在書上讀到很多關於希臘羅馬的文化,建築、雕刻、繪畫,都不覺得有什麼了不起。但,這澡堂卻令我折服,甘拜下風。因其佔地之大,又緊鄰蔚藍的地中海,浴池地板鑲著精美馬賽克畫作,真可謂藝術融入享樂生活之體現!

邊泡澡邊可遠眺地中海美景,或蹲入水中觀賞世界名畫,或起身把畫作踩在腳下,多狂妄!想到國內游泳池就頓然洩氣,沒幾間蓋在海邊,地板風格也很一致為藍白磁磚。更誇張的是,這些澡堂有三溫暖設備。想我還是近20年,才有機會使用這類設備,而這些兩千多年前的古人,就懂得水療。水管系統遺跡,從大水管引入小水管,井然有序,水道設計如此先進。

寇瑞恩Kourion, Cyprus

寇瑞恩Kourion遺跡的澡堂

接著參觀古羅馬劇場,熱情的太陽逼得大夥紛紛擦起防晒油,並啟動各項防曬措施。劇場規模看起來跟巨蛋差不多,想想台灣的巨蛋也不過是近20年的事,但我們不知道這些巨蛋可以用多久?但是這些西元二世紀的建築卻沿用至今。每年夏天這裡有很多古希臘劇、莎翁劇及現代戲劇的演出,儼然是島民生活的重要部分。

寇瑞恩Kourion遺跡的古羅馬劇場

寇瑞恩Kourion遺跡的古羅馬劇場

接著,要前往帕弗用餐。距離帕弗25公里,途中會經過舉世聞名的景點--維納斯的誕生地,真是令我有些興奮又期待。其實這個景點跟聖經無關,原不在行程內,但旅行社還是親切地安排巴士在公路的轉彎處停留十多分鐘,讓我們遠眺瞻望一番,過個癮。相傳女人在此處洗浴,會變漂亮,因此吸引不少外國觀光客,為塞國帶來驚人的觀光收入。

然而真到了維納斯誕生處,只見地中海蔚藍如黛岸邊幾塊黑色礁巖。說實在,並不像看到波堤切利的《維納斯的誕生》畫作那樣感動萬分,期待落了個空。但轉念一想,這原本就是虛構的神話故事,我怎會傻到想要看見晶瑩的海浪泡沫中湧出一只貝殼?倒是接下來出乎意料的中餐,一掃幻滅的悻悻然。

塞浦路斯 Cyprus

傳說中的維納斯誕生處

踏進餐廳,一整個藍白相間希臘風襲來。長桌上鋪著乾淨白色與藍色桌巾,一整排整齊的白餐盤,折成扇貝形的藍色餐巾乖巧地立其上,煞是可愛。眼前所有看到的器物,不是藍色、就是白色,連礦泉水瓶都是淡藍色。只有造型樸拙酒器是土黃色,裡頭裝的是冰鎮白葡萄酒,光眼睛看著瓶壁滲出的一顆顆晶瑩水滴,就已驅走前一刻古跡參訪的燥熱。開動前,領隊走過來一桌桌叮嚀,不要被前面幾道小菜給塞飽,要留著胃放最後一道主菜。

折成扇貝形的藍色餐巾與裝著白葡萄酒的酒壺

什麼是塞式小菜?大菜?從沒吃過,自是不懂。只知道第一道是以油醋調味的希臘沙拉,裡頭有蕃茄、小黃瓜、生菜、橄欖,上面灑滿塊狀起司。小黃瓜與蕃茄,像是吸收了充足的日照,嘗起來滋味特別甘甜。我忍不住把領隊的告誡擱一邊,連吃了好幾塊,清爽退火。

服務生接著端來滿盆的麵包切片,與四、五道不知名的小菜,當然就一道道體驗過去。接著又上來好幾大盤的炸魚、炸海鮮,擺滿整個桌子。放不下了,還高高地疊了起來。以為這就是最後一道主菜了,沒想到又來了一道烤魚,最後還有水果拼盤與甜點來個美麗的結尾,豐富到不行,不少人將身體往後靠在椅背上,可見吃得有多撐。其中有一道甜到螞蟻都會投降的糖漬西瓜,還蠻對我的味,但想到接下來還要去帕弗工作,不敢造次多嘗。

席間,眼睛掃向另一端與其他男士同桌的老公,想要提醒有痛風的他,別吃太多。但是,塞浦路斯的土壤、陽光、微風和濕度所釀成的道地美酒,讓菜餚嘗起來更加美味,到口的話還是吞了下去,並且這些男士們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連連呼乾啦,好幾杯白酒早已下肚。想想,此處盛產葡萄,又有多個知名酒莊,與好哥兒們到此豈能不開懷暢飲一番?只有帶團的呂院長因加入宗派時的誓言而涓滴不入口。而從馬來西亞來、負責DV攝影的陳伯伯不斷地說著:「不喝,實在會對不起自己啊。」因為回教國家對酒有諸多限制,所以酒非常貴。據說,利馬索爾每年九月都有為期一週的葡萄酒節,隨便人喝。我們這團只差那麼幾天就會遇上。但哪裡需要葡萄酒節?桌上的美酒,就已經享用不盡。這道午餐盛宴,充分展現塞浦路斯人的熱情好客、性情豪放。可惜我們要務在身,無法跟一般旅遊團那樣悠閒地慢食。

聖保羅之柱(St. Paul’s Pillar)

聖保羅之柱St. Paul’s Pillar

吃飽喝足後,前往十五世紀的Agia Kyriaki教堂,那裡有聞名的「聖保羅之柱」St. Paul’s Pillar。這段故事算是新約聖經《使徒行傳》十三章的外傳。巴拿巴和保羅從撒拉米經過全島,到了帕弗。當時塞浦路斯是羅馬的一省,帕弗是省會。他們向省長士求保羅傳福音,遭遇層層阻攔與敵擋。當地傳說保羅在見到士求保羅之前,曾被鞭打。保羅為羅馬公民,四十減一,打三十九下。「聖保羅之柱」就是保羅被鞭打時所捆綁的柱子事實上,聖經只有記載士求保羅身邊有個行法術的以呂馬(另名「巴耶穌」),為了不要讓省長信耶穌,免得自己以後沒收入,就敵擋使徒,但並沒有記載他敵擋的細節,好比保羅被鞭打,而是將描述重點放在保羅所行的第一個神蹟。

保羅被聖靈充滿,定睛看著以呂馬,責備說:「你這個魔鬼的兒子!充滿著各樣的邪惡詭詐,故意歪曲主的真理!現在主的懲罰要臨到你;你要瞎眼,暫時看不見日光。」一講完,以呂馬的眼睛立刻昏蒙黑暗,四下裡求人牽他的手,替他領路。士求保羅看見這件神蹟,希奇主的道,就成為信徒。而這個神蹟也正與保羅從不信到信,在大馬士革所遭遇雙眼暫時失明的神蹟類似,相信這個神蹟對保羅而言也是深具特殊的意義。

呂院長向眾人講解,Agia Kyriaki教堂前方的遺址是一座五世紀的大教堂,「聖保羅之柱」應該是那間教堂建築結構之一部份,即使鞭打事件為真,也不可能是被鞭刑之處,因為這裡是帕弗城外。不禁佩服院長邏輯推理的清晰慎密。而Agia Kyriaki教堂如今主要的功能是供情侶結婚用,網站上還刊登多種婚禮配套,從豪華到簡易,詳列所需多少歐元。那時,剛好一對新人在眾親友的祝賀促擁著走出教堂,對應著前方保羅被鞭打的石柱,感覺還頗有後現代的弔詭性。

聖保羅之柱(St. Paul’s Pillar)

Agia Kyriaki教堂,前方是聖保羅之柱,後方一對新人在眾親友的祝賀促擁著走出教堂。

接著前往帕弗城內,先到北面二世紀的酒神別墅The House of Dionysus。這裡的馬賽克圖案更為精美,描繪著許多希臘羅馬神話故事。因為是第一天,當地導遊不太清楚我們這團的旅行目的,花了大把時間解說神話,而我們好幾個人已經一一偷溜出酒神別墅,趕著到外頭拍攝灰噗噗的帕弗殘址。

南面有一些貴族的房舍,如特修斯別墅The House of Thesues,其名來自馬賽克圖案繪製雅典國王特修斯Thesues戰勝半人半牛的怪物彌諾陶洛斯Minotaur,暗喻別墅的主人能戰勝惡勢力。考古學者從建物共有辦公與住家的結構推測,此應為塞浦路斯省長的官邸。或許,士求保羅也曾住在此處。若是如此,保羅當年則是來到如此華麗的地方,被省長接見,向他傳福音。

時間已經六點,但塞浦路斯熾熱的太陽光芒,有如台灣的正午,像帶刺的仙人掌,扎得眾人渾身不適,之前在餐廳喝的透心涼礦泉水,早已蒸發殆盡。很想退到某處樹蔭下,但根本沒遮蔽,放眼望去到處是開挖出來的廢墟。痛苦地想著,帕弗地名的意思,就是「因熱受到煎熬的苦」,還真應景。一名團員也被酷熱與這些斷垣殘壁黃土堆給嚇到,私下走到我身旁偷偷地問,「該不會這十多天的行程都是這種單調艱苦的考古活動吧?」我苦笑著對她說,沒那麼慘啦!

結束了第一天的行程,拖著疲乏的身軀回到利馬索的旅館。不禁思索玩味著「塞浦路斯--愛與美的故鄉」一詞,好不有趣。「愛與美」本是指維納斯,然而她卻反應了愛情的虛無。張愛玲言每個男子心中都有兩朵玫瑰。娶了紅玫瑰,她成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娶了白玫瑰,她則是衣服上沾的一只白飯粒。我以為在女人心中有兩種好男人,一種是溫柔多情,對待女人如同手上的珍寶,呵護珍惜得無微不至。另一種是出生入死的豪邁勇士,開疆闢地,戰功連連。嫁了第一種男人,就會嫌對方沒志氣,嫁了第二種男人,則會悲嘆婚姻生活呆板無趣、毫無情調。

維納斯的老公火神赫菲斯托斯,就是第二種男人,是名機械高手,阿波羅駕駛的日車、 厄洛斯的金箭銀箭、 宙斯的盾,都是他鑄製。維納斯厭倦了工作狂的赫菲斯托斯,暗地裡跟多情敏捷、魁梧壯碩的戰神馬爾斯Mars搞起外遇,之後,她又愛上英俊少年阿多尼斯(Adonis):至於海神波賽冬 (Poseidon)、酒神狄奧尼瑟斯 (Dionysus) 、牧羊神 (pan)也都跟她傳有緋聞。維納斯至終找不到真愛,只有與心愛的兒子-邱比特相依為命。

維納斯是一則虛構故事,卻反照了人生常見的悲劇,沒人會希望自己同有這種悽慘的下場,沒人會期待這種愛與美的故鄉。然而,塞浦路斯這塊土地,卻存在著真實的愛與美的故事,聖經記載塞浦路斯人巴拿巴,他如何寬待被眾人排斥的保羅與馬可。

巴拿巴是一個給人機會的好人。曾到處逼迫殺害基督徒的保羅,信主後,主動想要親近基督徒,但沒人相信他,大家都怕他。惟有巴拿巴接待保羅,並帶他去見使徒,讓他得以順利進入基督的大家庭。還有一個馬可,原是嬌生慣養的富家子弟,參與巴拿巴與保羅第一次宣教,卻半途開溜,致使第二次宣教之行,保羅不願意再找他。惟有巴拿巴給馬可機會,帶著他展開另一場宣教之旅。

人生路上,我們或多或少都曾被一些人看爛、看壞、或看不起,在那幽暗時刻,莫不期待出現一位巴拿巴,對我們有信心,願意給我們機會。不由得回想自己生命中那些巴拿巴,他們所做的,令我永遠感懷在心。柏拉圖說:「美不是別的東西,是善的可見形狀。」維納斯的美,縱使天下第一,卻沒有建立在善上面,其高傲、任性、善妒的性格,令人避之唯恐不及,也為她自己帶來坎坷的人生。然而,巴拿巴的善,對人的光明面存有信心,所滋生對人的同情、信任與寬容,造就了兩個聖經中的偉人保羅與馬可。塞浦路斯,因著巴拿巴,它永是我心中愛與美的故鄉

帕弗 Paphos

燈塔是舊帕弗的地標--在新帕弗的的西北方

[本文照片由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