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內頁

<有耶穌的婚禮---迦拿婚宴>

作者:陳小小

 Cana Wedding Church 迦拿婚宴記念堂

【迦拿的婚宴記念堂】盧瑞興攝

清晨,窗外傳來咕~咕~咕的鴿子聲。拉開窗簾望外瞧,旅館屋頂上的鴿子們,個個像穿上灰色黑邊禮服的彬彬紳士,準備趕赴盛宴。

睡眠不足的我,一點都不嫌他們吵,相反的,它們實在太襯景了啊。畢竟我是多麼望眼欲穿地期待這一天,今天聖地之旅要去的第一站是迦拿,是耶穌行第一個神蹟的地方。這神蹟可是跟婚禮有關呢。

約翰福音書記載,施洗約翰為耶穌施洗後隔天,他的兩個門徒因他的那句話「看哪,上帝的羔羊!」就轉而成為耶穌的門徒,次日又有幾個人跟隨之。接著第三日,耶穌的母親馬利亞以及耶穌與他的門徒,受邀參加這婚宴。

當時的婚禮慶典十分隆重,大約為期一週。沒想到,應該無限量供應的喜酒竟然預備不夠,通通喝光了。這是極不禮貌,簡直可以到翻桌的程度,「喝喜酒」怎麼可以沒有酒?

還好,這家人跟馬利亞很熟,可能想要私下拜託馬利亞,請耶穌與門徒一行人盡快暗暗地去幫忙買酒、並扛回來,便透漏了這起分秒必爭的棘手事。 

Cana Wedding Church 迦拿婚宴記念堂耶穌聽了之後,對馬利亞說:「母親,請別勉強我做甚麼,我的時刻還沒有到。」「我的時刻」究竟是甚麼時候、是幾點幾分呢?馬利亞雖然不清楚,緊張到冒手汗,但她仍臨危不亂地HOLD住,吩咐僕人:「耶穌要你們做甚麼,就照他的話做。」                                          【婚宴記念堂內的壁畫】盧瑞興攝

這家主人,有六口大石缸,每口可以盛水約一百公升,是猶太人行潔淨禮用的。不知過了多久,反正耶穌的時候到了,他便吩咐僕人:「把水缸都裝滿水。」這些僕人雖然心裡狐疑、覺得很怪,但他們順服聽從耶穌,就倒水入缸,直到缸口。耶穌又說:「現在可以舀些出來,送給管筵席的。」他們就送了去。

 【六口石缸的畫像】盧瑞興攝

管筵席的一嘗,馬上叫新郎來,責備他:「別人都是先上好酒,等客人喝夠了才上普通的,你倒把最好的酒留到現在!」舀水的僕人眼珠都要掉下來、驚訝不已,水竟然不知何時變成美酒。耶穌的榮耀在此顯出,他的門徒因這件事,都信了他。              

所謂男女大不同,在此處明顯可見。迦拿鎮,對於我是一個感受婚禮浪漫的夢幻之地,但對我老公,卻是一嘗紅酒的地方。前一晚睡前,老公特別囑咐著說,「老婆,明天到了迦拿,你知道呂院長一向不留給大家時間shopping,所以到時要離開的時候,你得腳程快些,趕在他前面,早幾分鐘衝去旁邊商店買幾瓶紅酒。」

【迦拿婚宴的紅酒商店】CY Tang

巴士向著加利利的迦拿鎮駛去,等紅綠燈時,剛巧一間「女人的秘密」Lady’s Secrets 在我眼前。招牌上SecretsS已經是大寫,還特地描繪得更大,令人整個視覺重心都放在秘密上面。往內一看,我不禁笑了出來,真是太貼心了啊~~~這是一間有深度的複合式商店,婚紗禮服店、美髮sallon、咖啡點心館三合一。

女人的嚮往就是身材玲瓏有緻,大喝咖啡、大吃點心也不走樣,但這違反人世間「一份耕耘一分收獲」的道理。因此,女人的秘密就是,這間店老闆是湯姆克魯斯,專接不可能任務Mission: Impossible,怎樣不襯頭的女人,他都有本事克服困難與重重阻礙將之改造、裝扮美美,成為最佳女主角光鮮亮麗的出場。

到了迦拿婚宴記念堂,我耳中響起孟德爾頌的《結婚進行曲》,真想跟老公在上帝面前再次宣誓:「我願意她(他)成為我的妻子(丈夫),從今天開始相互擁有、相互扶持,無論是好是壞、富裕或貧窮、疾病還是健康都彼此相愛、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將我們分開。」看到老公正在另一頭,全神投入、專心拍照工作,想到我們倆去參加親友的婚禮,每次到盟約宣誓時刻,他總是會主動握住我的手,暗示著當初的誓言他可沒忘記。

Cana Wedding Church 迦拿婚宴記念堂

【婚宴記念堂內一景】盧瑞興攝

教堂裡面有另一個旅行團的人在禮拜。走道兩旁的座椅,紮著美麗的白紗與粉紅色緞帶,可見不少人來此處結婚。我們往地下室走,據說地窖那些石塊,就是耶穌變水為酒的地方,不過迦拿鎮很多都教堂都號稱自己才是真跡。

有個與人同高的大石缸,是第四世紀留下來的物品,象徵當時那六口缸。牆上石縫裡塞了不少紙條,或是寫滿婚禮祝福,或是一些未婚男女陳列自己的擇偶條件給耶穌。地洞的石縫裡除了紙條,甚至還有大頭照的照片,真是太有創意、也太可怕了。看著那些紙條,不禁低頭回顧自己的婚姻觀。少女時代的我,也是迷信、憧憬有甚麼靈魂伴侶,要去尋找「另一半」才會成為一個完整的人……。後來才知道這些根本不是聖經的觀念,而是異教神話。聖經從未教導我們去尋找上帝為自己預備的那一半,而是教導我們立志與配偶遵行聖經原則來共走一生。                            .                                【第四世紀留下的大石缸】盧瑞興攝

真正的愛是忍耐、恩慈、接納、饒恕,那是要倚靠愛的源頭耶穌基督,祂不斷賜下夠用的恩典,我們也必須願意接受被陶塑的痛苦,婚姻才能柳暗花明,彼此契合。現實社會中,根本不存在那種天造地設的伴侶。以前我總是認為婚姻就是,上帝預備了一個完美配偶來滿足自己一連串的需要,後來才明白婚姻是兩人要不斷學習倚靠上帝、放下自己,去愛對方。我們是葡萄、耶穌是榨酒師傅,婚姻於是如美酒,越陳越香。老公很木訥,但如今的他已經改變到偶爾會願意唱〈月亮代表我的心〉,打發應付我突如其來的浪漫。而滴酒不沾的我,覺得酒一點也不好喝,又浪費錢,但如今我不僅會預備一桌滿滿的下酒菜,還兼陪他喝酒聊天(我喝冰水)。思緒飄到這裡,就想到自己千萬不可忘了幫老公買迦拿紅酒哪!

晚上回到旅館,老公迫不及待想打開一瓶來喝。馬上被我阻止,提醒著「你這要拿回去跟哥兒們一起共飲哪!」終於撐到回台灣,打開一喝,傳來此起彼落的哀號聲:「真是娘娘腔的酒啊!」「這是我家隔壁阿婆的私釀酒吧?」看來他們滿心期待的是卡本內‧蘇維儂,或是黑皮諾、夏多內那類酒款。還好只有兩小瓶,總共500CC。最後,將空瓶子裝了水,慎重地送給席間一位最年輕、還沒有女朋友的學弟,再三叮嚀著:「你要放到結婚的時候才能打開喝喔!到時說不定就會喝到真正的耶穌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