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內頁

歐亞聖地之旅見聞():雅典

圖、文◎陳吉松 (聖光神學院院長)

一九九八年參與聖光前院長呂榮輝牧師帶隊至以色列聖經地區旅習,所走的範圍,含蓋小亞細亞今之土耳其、約旦、以色列及希臘。要說是「記學」,對我而言,的確是。當初,從美學成回來,知道要教「新約歷史與使徒行傳」,就打定主意要參加這次聖地旅習團,從呂院長及以色列考古家Avner學習並實地硏習。

我如夢一樣來到這四古國,學習走訪並體會主耶穌及第一世紀聖徒們的蹤跡。同團學員,有從恆春來的醫生,有從高雄來的教會長執及兄姊,有從神學院來的教授。一團人雖只九位,堪稱迷你,但每人的學習興緻高昂,令人歎服。

雅典之巴特農神廟

圖示一  雅典之巴特農神廟

這次旅習只十九天,但走訪不少地方,無法一一記述,僅擇數地略抒感想與見聞心得。

雅典是希臘的首都,人口約有四百五十萬,為世界文化古都之一,城內有二百萬輛車,交通非常擁擠,稚典是因為雅典娜女神而得名的。在西元前五世紀時,(四四七~四三八年),雅典人要重建雅典,他們建築一座漂亮的廟宇,供奉雅典娜。他們稱這座廟宇為巴特農神廟( Parthenon,圖示一)。巴特農斯(Pathenos)在希臘文化的意思是「貞女(virgin),雅典人有時也把它當成雅典娜女神的另一個稱呼。廟內之雅典娜神像是用黃金、象牙、白銀、青銅、大理石雕塑的,全像高十五公尺,頭戴黃金冠,腳穿黃金鞋,全身由象牙雕成。這座雕像當時被公認爲世界上最美麗的雕像,而巴特農廟,也被公認為世界上最美麗的建築。

這座廟到底和聖經有何關聯呢?事實上,整座雅典城在保羅時代充滿了偶像。有人說:「在雅典要找到一個神明比找到一個人還容易」。因此,整個城市都在偶像的影響之下。難怪保羅看見雅典人沉溺於拜偶像中,就心裡著急(徒十七16)。他當然可以像一般遊客,在雅典城中到處逛逛,瀏覽城中的風光。但是保羅卻不如此。他不是看不見這些雕像的美麗;他的心情著急沉重,是因雅典人將上帝所賜的創造藝術能力,用在製造偶像上。離開巴特農廟約二百公尺處,就是使徒行傳十七章所提及的亞略巴古( 圖示二)。亞略巴古原來是個小山丘,希臘文意思是「戰神的山」;以前是最受尊重的古希臘法庭聚集的所在地。我和三個姊妹小心攀登而上,站在這個小山上,我靜默禱告,並且放眼眺望巴特農神廟。那時我突然想到,我現在所站之處,很可能就是保羅當年被那些哲學家帶去發表演說所站之地。我不由得不佩服保羅偉大的心志,他能在這充滿偶像,被偶像所影響的城市中,高舉耶穌基督;他能在這些爭辯的哲學家中呼喚人悔改,逃脫造物主的審判。這種偉大的心志,正是今天教會所應當效學的。

亞略巴古

圖示二  作者站在亞略巴古小丘上

當年,保羅遊行雅典時,看見滿城的偶像,就心裡  著急,在市集上與所遇見的人辯論福音真理。我不得不佩服他這樣為真理而付出的勇氣。你我今日在台灣,在香港、在新加坡「看見」了什麼?在農曆七月的台灣大小城市,我們看見了什麼?不也是滿島的偶像,整個台灣老百姓也不都沉溺在偶像的影響下?保羅的反應是心裡著急,就採取行動,與人談論福音真道。我們基督徒呢?有沒有也心裡著急,採取行動,同心禱告,伺機做見證,放膽與人談論;抑或見怪不怪,冷漠而習以為常的過自己的生活?願主憐憫使我們醒悟過來,學習效法保羅的心志。

[原文載於:陳吉松著,《蛻變—從觀音菩薩的義子... 到神學院院長的心路歷程》,高雄:聖光神學院出版社,2007186-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