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內頁

逼迫之地的信仰反思

2013-03-09 | ◎趙麟書(台北信友堂會友)

馬帝國時期對新宗教的迫害,迫使信徒們隱藏於各處。但他們沒有放棄基督信仰,仍傳福音,至終上帝的手也藉著羅馬帝國,把福音傳遍了整個世界。

加帕多家 Cappadocia

加帕多家熱氣球景觀

 

有一句話說:「行里路,勝讀萬卷書。」去年參加了為期十五天的土耳其之旅,行程跨越四千兩百公里,所經歷的無論是山川、大海、高原峽谷或是各地古蹟遺址,都帶給我很大的震撼。 

 

保羅傳福音不畏艱難

這趟旅遊主要是想實際經歷保羅佈道路徑。保羅佈道一共有三次(參使徒行傳十三至十四十五章36十八章22,十八章23節至廿17節),其旅行範圍跨越歐、亞兩大洲。而這次旅遊我僅前往土耳其,參訪安提阿、大數、以哥念、彼西底安提阿、別加、每拉、示美拿、帕大喇、以弗所、亞朔和特羅亞等地。

 

我們每日都隨著導遊不停地趕路,還要頂著攝氏35度至40度的氣溫,穿梭在偌大的土地上,有時還需要爬上爬下,又沒遮陽的地方,每天總消耗大量的體力。雖然自覺很辛苦,但是與保羅相比,那就小巫見大巫了。

 

當時保羅宣教不僅要忍受酷暑又要經歷寒冬,沒有汽車代步,靠著兩條腿一步一步往前走,越過高山,涉過小溪,忍受旅途中的孤獨,有時還得面對飢寒交迫及碰到盜賊風險。難怪他要說:「我比他們多受勞苦,又屢次行遠路,遭江河的危險、盜賊的危險、同族的危險、外邦人的危險、城裏的危險、曠野的危險、海中的危險、假弟兄的危險。受勞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飢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體」(哥林多後書十一章23-27

 

保羅的目的單單為主做工,傳講主的福音,即便是艱難險阻在前,他都沒有放棄使命,還鼓勵弟兄姊妹說:「你們要靠主常常喜樂。我再說,你們要喜樂」(腓立比書四章4節)想到這裡,我就默然無語,自覺慚愧,真的為主工擺上太少。

 

帝國繁華終走入歷史

土耳其是一個橫跨歐、亞兩洲的國家。它的面積為814,578平方公里,但歐洲的部份約佔3%,其餘97%都在亞洲,而這塊土地位於小亞細亞上,曾被西臺帝國、波斯帝國、希臘帝國、羅馬帝國、拜占庭帝國及後來的帝國所統治。

 

我們所參觀的景點多是羅馬帝國留下來的遺址,如以弗所的劇院、羅馬浴室、市集大道、神殿、教堂、引水道、跑馬場、圖書館等。

 

從各個宏偉的建築中,可一窺當時羅馬帝國的繁華。當時候的人民沉醉在歌舞昇平的劇院、摩肩擦踵的市集大道;崇拜著的是異教亞底米女神,祭拜偶像的神殿迷惑人心,但這帝國至終走入了歷史。

 

西元三九五年,羅馬帝國一分為東、西兩大帝國,西羅馬帝國於西元四七六年被日耳曼人所滅,東羅馬帝國就是今日的土耳其,爾後國家又維持了近一千年,於一四五三年被鄂圖曼突阙(Ottoman-Turks所滅。

 

從這個昌盛的國家史,再一次證明「武力」不可恃,就如同舊約時期的亞述帝國、巴比倫帝國,當災難來時,一切歸於無有,煙灰滅盡,埋入地土;過去的強盛之國徒留今日被挖掘出來的遺址。

 

福音雖遭逼迫卻將永存

相反地,在保羅那個時期和他死後數百年間,有許許多多的基督徒受逼迫,看似要被滅亡,但是福音始終都未走入歷史盡頭。

 

種子藏在地裏,慢慢地發芽並成長茁壯,而且越傳越廣,先從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使徒行傳一章8節)。聖經說:「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慾都要過去,惟獨遵行神旨意的,是永遠常存」(約翰壹書二章17節)。

 

根據領隊的說法,在我們前往土耳其的時間點上,有許多新的遺址正在開挖,比起過去所見景況大大的不同,考古學家發現與挖掘的面積也越來越大。

 

當更多的遺跡被發現,世人就會對當時的地理環境、老百姓生活狀況、帝國軍事動態、商賈貿易路線和福音當時如何傳播都有更多了解。

 

有鑑於此,在旅行中某一天的傍晚,我們來到特羅亞,停在一處古蹟遺址,幾塊大石頭和樑柱,東倒西歪,斷垣殘壁,荒煙蔓草,幾乎沒有參觀的價值。

 

出土古蹟帶來驚喜

領隊說此處跟一年前來訪時幾乎沒有任何變化,但直覺告訴他,可以繼續往前多行七、八百公尺,因為天色已昏暗,為了爭取更多時間,團員們都跟著領隊拼命往前跑!突然,眼前出現一片新開發的遺址,出土已達5060%,而且有一條通往海邊的大道,部份被開挖出來,那是保羅上岸的港口。

 

領隊和牧師為此既激動又興奮,好像挖到了寶,眼前開發的遺址解決他們多年的困惑,因為聖經一再提及,保羅停留特羅亞(參使徒行傳十六章8節,廿章6節)並領受夜間來的異象,告訴他要由此進入歐洲傳播福音。

 

這一個特別經歷,讓我們更能體會保羅當時的心境:面對十字路口,或左或右,最終他按著聖靈指示前往馬其頓。

 

加帕多家(Cappadocia)位於土耳其的中部,此地因特殊地形吸引了成千上萬的人來此旅遊。數百萬年前火山爆發,火山灰和溶岩覆蓋了整個區域,後經長期風化侵蝕,形成各種外型特異的岩洞,有的形狀像煙囪、駱駝、石筍,造型非常獨特。

 

這些岩洞在歷史上也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在羅馬和拜占庭時期,這些地方都成了早期基督徒的避難所,延續他們的信仰。到了西元四世紀至十一世紀,基督教在這裏發展興盛起來,所以此地遺留了許多教堂、修道院和地下城。

 

體會初代教會艱苦

我們一行四十多人來到一所地下城,目前已被聯合國教育科學暨文化組織(UNESCO)列入文化遺產。這座地下城的深度有十八公尺,一共七層,裡面通風流暢,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智慧,在如此深層的地道,還能周全考慮,唯一不便就是有些通道過於狹小,僅容一人身軀,對我來講要彎腰駝背,是件苦差事。

 

在這小小洞窟世界裡,我們看到這些被迫害的基督徒早期的居所、餐廳、釀酒池、廚房、牲畜和飼料安置的地方,生活相當艱苦,但他們沒有放棄基督信仰,仍興建教堂,傳福音。

 

如同彼得說:「耶穌基督的使徒彼得寫信給那分散在本都、加拉太、加帕多家、亞細亞、庇推尼寄居的,你們的信心既被試驗,就比那被火試驗仍然能壞的金子更顯寶貴,可以在耶穌基督顯現的時候得著稱讚、榮耀、尊貴」(彼得前書一章1-7節)。

 

高空俯視的特別經驗

次日一早,在當地乘坐熱氣球,每人兩百美元,雖然不便宜,但絕對值回票價,看見近百個大小不同、五彩繽紛的氣球緩緩升空,佔滿整個天際,十分壯觀。

 

我們在空中飽覽許多美景,特別是由高處俯視到整個加帕多家像是格雷梅(GOREME),以及景色宜人的玫瑰谷、蜂蜜谷和鴿子谷所環抱和斷層峽谷,真是難得回憶,不禁要讚嘆神創造天地的美好:「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祂的手段」(詩篇十九篇1節)。

 

我們也前往希拉波立,先是參觀一大片古墓群,綿延兩公里,有三千個石棺,極為壯觀,其中有300座有碑文,多用希臘文書寫。沿著既定的步道我們可以看到一座由浴室改建的大教堂,再往前行,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告示牌說明此地為榨取橄欖油的地方,教導如何操作取油。

 

不多遠是羅馬和拜占庭的遺址,有城門、大街、公廁、劇院、市集等。這一路走下來大家都很疲累,導遊先安排大家在一座富麗堂皇古時屬阿波羅神廟一部份的浴池旁稍作休息,同時遐想古人泡湯的模樣。

 

親臨實地更了解經文

接著我們參觀聖徒腓利的墓,腓利於西元80年被處極刑釘死在十字架上,而這墓是在五世紀建造的。從山頂往下看,周遭的景色秀麗,特別可看到希拉波立古城棉堡白色特殊的地形奇觀,也被列入文化遺產。

 

下山後我們來到棉堡,先脫去鞋子、襪子,跟著大家赤腳行走在石灰岩上,進入不同的小池泡腳,真是人間一大樂事。當我離開此地坐在巴士裡,想到一段經文:「我知道你的行為,你也不冷也不熱;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熱。你既如溫水,也不冷也不熱,所以我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啟示錄三章15-16節)這是老約翰藉著聖靈啟示寫信給老底嘉教會的信。

 

老底嘉就是靠近希拉波立,附近有水泉,有的屬熱泉有的屬冷泉,因為熱泉可以泡湯,冷泉可以飲用,就是不用不冷不熱的水。經此一遊讓我對聖經的地理環境和話語有更多的瞭解,也期許自己的生命要成為有熱度的基督徒,願為主活。

 

旅遊的最後一站是要到伊斯坦堡,我們離開尼西亞的聖蘇菲亞教堂後,車直接開往渡輪碼頭,搭乘渡輪橫越馬爾馬拉海,西,上西岸後前往伊斯坦堡。越接近伊斯坦堡時道路越擁擠,它的人口有一千多萬,種族多元,是個歷史悠久,生氣蓬勃,美麗動人的都市。

 

我們花了兩天的時間參訪了許多景點如跑馬場、藍色清真寺、聖蘇非亞大教堂、教堂地下水宮、托普卡帕宮、多瑪巴契皇宮和大市集及乘船遊博斯普魯斯海峽。這是一趟精彩之旅,我也不斷捫心自問這個過程中,我看到了什麼?

 

萬有都在神手中

過去這塊土地,保羅和無數的基督徒在此傳講福音,而且也見證有果效。西元313年米蘭敕令被公佈後,基督教正式由地下轉為合法,藉著羅馬帝國,把福音傳遍了整個世界。

 

但如今土耳其這塊土地變了,地上的教堂成了博物館或清真寺,信「基督」的改成了信「阿拉」。這中間的變化我們無法參透,似乎神另有安排。

 

不過在旅遊途中發生了一件小插曲,在我們參觀聖蘇菲亞大教堂時,同行陶弟兄夫婦突然失蹤,原來兩位被擋在門外,因為其中一人丟了門票,兩人無法同時進入,於是兩人決定不入內參觀,守候在教堂外。但領隊不同意,寧願多花錢再買一張票,也絕不撇下一隻羊,要全體團員「同進同出」。上帝不也是這樣嗎?願意人人得救,不願一人沉淪。

 

彼得後書三章8-13節:「就是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主所應許的尚未成就,有人以為他是耽延,其實不是耽延,乃是寬容你們,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由這段話語也讓我明白前面我的疑惑,上帝對不信祂的人,也一再勸悔寬容,不願其中有任何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得救。神的恩典何其廣大,甚願世人都因著神的愛回轉得蒙拯救!

[轉載自論壇報生活版 http://www.ct.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