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內頁

追憶土耳其的保羅行蹤

2012-09-11 | ◎趙麟書/台北信友堂會友

大數是使徒保羅的故鄉,位在今日土耳其小亞細亞的東南部,羅馬時期是基利家的首府,當時是重要的貿易都市,多條大道匯集於此。

想想當年初代教會的基督徒傳福音是多麼困難,隨時都會面臨逼迫和死亡的威脅,福音就是藉由這些基督徒不斷地傳揚開來,從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直到地極(徒1:8節)。

 

 

 

 

七月15日清晨五點,我搭乘的飛機進入伊斯坦堡上空,由機艙俯視機外,天色昏暗,整座伊斯坦堡城市還未甦醒,不久以後,我們一行人抵達土耳其伊斯坦堡國際機場,接著轉機至目的地安提阿。從伊斯坦堡至安提阿約需一小時又四十五分鐘,期間要穿越安納托利亞高原,由窗口往下觀看,只見高原大多光禿禿,綠樹少得可憐,烈日炎炎下,更顯荒涼。

 

基督徒之稱由安提阿開始

突然間,發現有一湖泊呈白色狀,原來這座湖泊叫鹽湖(Lake Tuz Golu),是土耳其第二大內陸湖,全國80%的食用鹽來自此地。越過山區後千畝良田呈現眼前,進入地中海平原區,十一點四十五分抵達安提阿,疲勞的身軀又開始振奮起來,準備迎戰下午的行程。

 

安提阿(Antakya)在羅馬時代隸屬敘利亞行省,雖於二戰後劃歸土耳其,但敘利亞政府一直都不承認這種安排。最近兩國關係呈現緊張局面,極可能兵戎相見,也因此此次旅遊團出發之前,許多團員被他們的親朋好友勸說:「是否要多考慮?」

 

事實上當地相當平靜,感覺不到任何山雨欲來之勢,老百姓的作息也很正常。安提阿在羅馬時代是帝國第三大城,為藝術、科學及育樂中心,當時教會在此地非常興盛,門徒首次被稱為「基督徒」就是從此地開始的(使徒行傳十一章26節)。

 

我們第一站參觀的景點是聖彼得教堂,大巴士停在山丘下方,團員下車後,循著步道一階一階往上走,沿途有一位長者正吹奏著樂器,一方面吸引我們注意力,另一方面希望我們能施捨些錢,但是導遊警告我們少理為妙,以免惹上麻煩。

 

遙想當年福音宣教

聖彼得教堂設在岩洞之內,外觀非常簡單,它的長度7公尺、寬度7.5公尺、深度13公尺,面積相當狹小,容納的人數也很有限。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教堂中間有一祭壇,後邊的聖彼得像是後來所設立的,右邊前方有一洗禮池,牆上的凹槽是為放置油燈,地上還留有一些馬賽克的瓷磚,精美細緻,裡面有一隱密細狹隧道通往海邊,是讓當時的基督徒逃生之用。

 

想想當年初代教會的基督徒傳福音是多麼困難,隨時都會面臨逼迫和死亡的威脅,保羅在第一次和第二次旅行佈道曾路過此地宣教(使徒行傳十三章13節、十八章22節),福音就是藉由這些基督徒不斷地傳揚開來,從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直到地極(使徒行傳一章8節)。

 

至於彼得本人是否來過此地?我們不得而知,因為聖經沒有提及,但根據當時彼得旅行的狀況,推斷他極可能路過此地,當地的傳言絕不會空穴來風。

 

西元1963年天主教教宗保祿六世宣佈該教堂為聖地,供後人憑弔,以至於後來有絡繹不絕的參觀遊客,特別是每年六月二十九日在此會舉行特別的聚會,世界各地的基督徒和神職人員蜂擁而至,共襄盛舉。

 

世界級古文明收藏

離開聖彼得教堂,我們一行人來到安提阿考古博物館,館內收藏豐富,有35,000件展品,其中馬賽克收藏排名世界第二,大多來自城南。羅馬時期有許多富豪人家居住此地,他們的豪宅(Villa)用馬賽克裝飾,背景人物多用希臘或羅馬的神祇,每件藝品都是精雕細琢,後人看了無不讚歎。

 

除了馬賽克外,它還收藏古代錢幣和石棺,當時殯葬的方式有三種,分別是墓穴式、石棺式及石頭的墓室。

 

博物館內放置多為白色石棺,它用純淨的大理石製成,石棺外面的雕塑可能是敘述死者個人的事蹟,同時也會加些神話故事及獸獵和農業的景緻,更有的是在角落雕上梅杜莎女神的像,做為避邪之用;巨大的獅面人身也陳列在其內,讓人看了震懾。我自知才疏學淺,要看懂這些古物也非易事,只能走馬看花,從頭瀏覽一遍,算是到此一遊。

 

第二天上午來到大數(Tarsus就是使徒保羅的故鄉(使徒行傳廿二章3節)。位在今日土耳其小亞細亞的東南部,距亞達那(Adana)十幾公里遠,羅馬時期是基利家的首府,當時是重要的貿易都市,多條大道匯集於此。

如今此城繁華不再,由於主前三世紀大數為波斯帝國的疆土,後為羅馬帝國征服,羅馬的街道與廊柱及下水道,在最近這些年來陸陸續續被發現,證明當時帝國相當強盛輝煌。

 

舊城區的城門仍屹立在那兒,它的背後有一段傳世久遠的愛情故事,如果看過《埃及豔后》這部電影,一定不會忘記這段故事,傳說埃及豔后克利奧佩特拉(Clopatra)打扮成埃及女神的樣貌,來此與羅馬後三雄之一的馬克安東尼相會,英雄禁不住美女誘惑,陷入愛巢,最後與她結婚,還把羅馬在東方的領土給了這位女王,引起羅馬人普遍憤慨,在屋大維率兵討伐安東尼後,雙雙被屋大維勦滅。

 

西元前卅二年,羅馬大軍進逼埃及首都,安東尼拔劍自刎,女王克利奧佩特拉則以毒蛇咬身死亡,自此埃及併入羅馬版圖,帝國正式被屋大維統一。

 

撫今追昔,美人遠矣,獨留那歷經滄桑的城門,述說著淒美的故事。聖經說:「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一代過去,一代又來,地卻永遠長存。」(傳道書一章24節)

 

遊土耳其留意當地治安

大數是保羅出生的地點,也是他少年成長的地方,如今很難找到他所遺留的蹤跡,雖然目前留有一口保羅井及他的舊居,但許多學者專家也表示,很難確認這就是保羅兩千年前所居住的舊址及使用過的水井,但是我相信重要的是保羅出生在這兒,成長在這兒。

 

我們一行人在大數停留近兩小時,見周遭有許多商店,我利用空檔時間買了一把皮箱鎖(原來的鎖在下飛機整理衣物時遺失了),我擔心在往後行程途中,萬一有什麼重要東西被竊,那就得不償失。我火速衝進一家雜貨店,用英文詢問,卻聽店主用土耳其語回答,就在我們兩人雞同鴨講,不知如何解決是好的時候,突然我看到遠方牆上掛了一把鎖,我示意指著,然後比手畫腳表示越小越好。

 

老板似乎意會我的意思,他比我著急,叫我等一下,跑到隔壁兩三家店面外,與另一店東嘀嘀咕咕好一陣子,不久弄了一付鎖,笑嘻嘻的跑過來把它交給我,價錢兩里拉(台幣34元),真是價廉物美,一路上靠著它讓我毋庸擔心被竊之虞。感謝神藉著這件小事,讓我領受那店家主人的熱情和所傳遞的溫馨,「安心」也算是此趟旅遊的收穫。

「轉載自基督教論壇報生活版,http://www.ct.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