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內頁

聖光聖經地理 Bible Geography

尋找非尼基                     

&文作者: 徐成德  2013-02-05

清晨睡意還濃船艙已經開始持續廣播即將抵達目的地哈尼亞(Xania請旅客儘早開始落地準備

昨夜在雅典港邊吃了晚餐到東南方的埃比夫雷斯港登上一艘遊輪我們前往的地方不是旅客大夯的米克諾斯或聖托里尼而是克里特島。睡眼惺忪地拖著行李與其他團員在大廳會合下船,當地的導遊與司機已經在等著我們。哈尼亞港邊的微藍天色染上一片紅粉晨曦。但這依然是最終目的地的一個轉航點。

(從雅典前往克里特島的遊輪)

當初決定參加這個保羅行蹤考查團,固然有工作因素(替外語導遊翻譯),更讓我心動的是獨特的行程。籌備人員為了追蹤保羅赴羅馬受審的路程,決定放棄一般的土耳其路線,加進克里特島、義大利南方,以及西西里島。許多在使徒行傳的記載中只蜻蜓點水般到的地點,都囊括在這次的行程。像是使徒行傳二十七章第8節的佳澳與拉西亞,甚至第12節保羅未曾踏足的非尼基,就是我們用兩天時間在克里特島尋訪的三個地方。

黎明的島尚未醒來,街道沉靜、商店關閉。我們信步走到港邊的餐廳,有一間東正教教堂,門口擺著一口棺材,一位身著黑衣的老婦人正徐徐步入教堂。一天的開始,卻為生命的結束祈禱。教堂背後的晨光逐漸清朗明耀。吃完早餐,沿著港口走到遊覽車停靠處,因為需要搭一個小時車程,到Hora Sfakion,再搭渡輪才到得了非尼基。港邊的海水,綠澄澄的清澈見底。導遊指著說,那是海膽!還真不少,時間如果充裕,真想如美食節目那樣就地品嘗最新鮮的滋味!

那天,哈尼亞有活動,導遊與司機原先約好的停車場關閉,費了一點工夫才等到司機開過來。因為每天只有一班船往返非尼基,司機生怕趕不上,所以加足馬力飆車。可那克里特島山脈居多,而且公路幾近一百八十度的曲折蜿蜒,先是往上爬,接著往下衝。司機不停踩煞車,到後來車裡充滿濃濃的輪胎氣味,再下去恐怕早餐都要不保。幸好沒多久抵達了Hora Sfakion。原來這裡只是個渡口,我當初還天真建議,不想去非尼基的團員可以留在這裡「逛逛」,端的是把這裡想成有白色藍窗小屋,夾著羊腸小徑的地中海精緻小鎮了!

(Hora Sfakion 渡口)

一艘中小型渡輪於十點半出發,約二十五分鐘後,抵達今日稱作Loutro的非尼基小港。遠看一片澄藍的水,近觀又是綠瑩瑩的,淺處連石頭也塊塊分明剔透。路加描述這裡是「克里特的一個海口,一面朝東北,一面朝東南。」我們夜宿遊輪、翻山越嶺、乘風破浪,就是衝著這句話:為什麼一個海港坐朝兩個方位?答案依然不在眼前,要等克里特導遊帶我們看個分明。

(如今稱為Loutro的非尼基)

我們爬上看起來不高,卻頗為陡峭的山,沿途路徑不明顯,而且石頭粗礪,得拉著繩子才能穩當攀上去,不然會被石頭絆倒。到了山頭,是一片廣闊的平地,遍滿碎石與黃褐色的植被,以及疏疏落落的樹木。有幾棟廢棄的房舍,也不時看到三兩成群或落單的黑色山羊,不僅在牆上漫步,也爬到樹上。這片土黃的原野與山腳下的藍色海洋形成強烈的景觀對比。

導遊帶著揮汗如雨的我們到一棵樹下乘涼,指向前下方的海灣,只有幾棟房屋跟幾艘小船,不若我們爬上來的那一邊熱鬧。導遊說那裡也稱為非尼基,頓時解開我們對使徒行傳的疑竇:原來兩邊山腳的港灣是同一個名字,難怪路加會如此形容!樹下涼風習習,凝望前方看來無止盡的海洋,水波不興,藍得永恒無絕期。但也就在這裡,浩瀚卻溫柔的大水成了咆哮不止的驚濤駭浪,讓載有保羅的船在地中海飄搖了兩個星期,最後擱淺於離克里特將近970公里外的馬爾他。

(山頭另一邊也叫非尼基的海灣)

我們一行人上山下海,來到如今是個安靜的度假小村鎮的非尼基,當年應該是個熱鬧的地方,才使得船主沒有意願留在不甚繁華的佳澳港度過冬季,因此拒絕採納保羅留在原處的建議。回到山下,我們在港邊的一間餐廳享受豐富的希臘美食,店家第一次招待亞洲來的客人,殷勤又好奇,怎麼會有一票「觀光客」來到這個一天只有一班渡輪往返的港邊小鎮。他應該謝謝保羅?其實我們也該謝謝保羅,不然我們應該也會選擇聖托里尼或米克諾斯,或至少應該去離搭船返回雅典的港口伊拉克利翁(Heraklion)很近的克諾索斯,一窺歷史悠久的米諾斯文明。但明天,我們要去探尋保羅前往非尼基之前停留的佳澳與拉西亞,米諾斯就留待下一次吧!黃昏在群魚泅泳的明澈水畔等船,不少人應該都在作這樣的夢….

 

(本圖來自Google Map修改,由編者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