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內頁

聖光聖經地理 Bible Geography

聖地之旅第一天紀實-伯利恆和希律堡

作者:趙麟書 (台北信友堂) 2013-01-24

以色列在1948514獨立建國,算算時間今年剛好一甲子,而這個國家也經常見報,紛擾不斷,讓人又愛又恨,是謎一樣的國家,由於今年是它建國六十週年,機緣難逢,弟兄姐妹從去年就開始籌劃醞釀並由胡牧師發起,舉辦這次聖地之旅,涵蓋以色列、埃及及約旦三個國家,行程一共十二天,大家也藉這個機會對聖經所述的地點有更多的瞭解。

第一天四月二十三日我們一行人清晨抵達安曼,出關後沿著約旦境內30號公路直驅耶路撒冷,兩個多小時後抵達「約以」邊界,雖然現在沒有戰事發生,但肅殺之氣凝重,兩邊的軍警都荷槍實彈,不敢掉以輕心,中間有一段緩衝區,稍稍疏解一點緊張氣氛,導遊也一再警告千萬不要照相,以免招致不必要的困擾,日前在加薩走廊有一記者以攝影機對準以色列軍事基地照相而遭火箭攻擊致命,這種戲碼經常發生,所以每一位團員謹記在心,不敢放肆。由於以色列與阿拉伯人雙方互不信任,而且恐怖活動時有所聞,對於進出旅客審查格外嚴格,在我們旅遊行程第九天,由埃及進入以色列,就有一位姐妹被以色列安檢官員單獨審查將近一小時之久,整團陪著枯坐乾等,也領教了以色列整人功夫。很幸運地第一天過關雖有折騰,但耗費時間還有限,總算通過安檢,正式進入以色列的領土,歡迎我們的是攝氏三十二度的高溫外加一望無際的沙漠,導遊張老師告訴我們這就是聖經所提及的「曠野」,二千多年前,「 耶穌被聖靈引到曠野,受魔鬼的試探,他禁食四十晝夜」(馬太福音四章1 – 2),想到主為我們所受苦楚,與此時正坐在舒適冷氣車裡,形成強烈對比,一路上也就不敢抱怨天氣燥熱。車沿著1號公路行駛,及至一處叫密西爾亞都敏(Mishor Adumim),張老師特別為我們解釋亞都敏(Adumim)這個字,它代表紅色複數的意思,聖經所指的以東(Edom)是紅色單數,既然是紅色,表示Mishor Adumim這個地方流過許多血,曾是殺戮的地方,死了很多人,誰都忘記不了,先人特別用地名來提醒後人「記取教訓」。以色列的土地雖小,但處處留有歷史的遺跡,就拿我們現在所走的大路,車子川流不息,行駛其間非常便捷,但古代的路不在這裡,而是在右邊的山區,那裡人煙稀少,道路彎彎曲曲,地形非常隱蔽,常有盜匪出沒,搶劫時有所聞,聖經有這麼一段記載好撒瑪利亞人,描述這位好人從耶路撒冷下到耶利哥去,落在強盜手中,被打的半死,可想而知當時旅行的人是處在多麼險惡的環境,所以現在的人要知福惜福。

中午我們到了耶路撒冷,先接一位來自台灣的留學生,準備參與下午旅遊行程,藉此機會見習導覽。此時車外行人很多,而且個個喜氣洋洋,導遊告訴我們再過兩天就是東正教的復活節,這可把我攪糊塗了,不是前些時候才在台灣過完了復活節嗎?怎麼現在又要過了?經張老師解釋,我才明白天主教與東正教的曆算不同,所以復活節和聖誕節計算的日期也不同,在往後參訪也慢慢發現他們彼此之間有些差異,特別是在教堂的設計、樣式、裝飾及神職人員的穿著和聖像的畫法,似乎兩個團體各執一把號,各吹各的,擺明就要不一樣,也讓我開了眼界。由於復活節在即,各地來訪的遊客也特別多,因此這個禮拜舊城周邊通通實施交通管制,換句話說大車只得停在外圍,後面兩天行程我們注定要走更多的路,往好處想趁此機會段練身體。

接到人後,時間已近午時一點,民生問題迫在眉睫,張老師帶我們到伯利恆的一家中餐館,在中東吃中餐不容易,整個旅程只吃了三次中餐,其他都是阿拉伯風味餐,到了最後時聞餐色變。吃過中飯下午安排參訪主誕教堂和希律堡,其中前者讓我印象深刻,它的外貌一點也不起眼,歲月的痕跡刻劃在它臉上,西元三三九年拜占廷王朝君士坦丁大帝的母親海倫娜,指示下興建的,是目前以色列地最古老的教堂,有一千六百多年之久,雖然歷經無數異族的侵犯,教堂卻毫髮未傷,是耶路撒冷唯一能全身而退的教堂,這其中有一段鮮為人知奇蹟的故事,西元六一四年波斯人攻陷耶路撒冷,一進城就燒殺擄掠,盡毀基督教建築物,當來到主誕教堂時,發現牆面有三位穿著波斯服裝的人物來朝拜的畫像,覺得很希奇,就讓教堂留存下來。雖然波斯人手下留情未將教堂破壞,但也未尊重這座教堂,經常騎著馬匹帶著牲畜進進出出,教會的管理者有鑑於此,只得把門由大改中,再由中改小,使他們不得其門而入,現在人稱這小門為謙卑門,每次進出都要彎腰駝背,耶穌曾說﹕「你們要進窄門,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接下去的行程是到希律堡,它離伯利恆有九公里,在行駛途中發現路的兩旁長滿了黃色花朵的灌木叢,張老師告訴我們這就是聖經所述的芥菜樹,他叫司機停下來,給我們十分鐘的時間下去觀賞,芥菜樹的種子像沙粒一樣,比芝麻還小,風一吹種子到處四散傳播,我想在沙漠地區它是很容易成長的植物,聖經說:「像一粒芥菜種,有人拿去種在園子裏,長大成樹,天上的飛鳥,宿在他的枝上。」(路加福音第十三章十九節),遺憾的是這一路上我並未發現如聖經所述那樣大的芥菜樹。

約半小時後我們抵達希律堡,它是希律行宮之一,除了這座外還有六處王宮,分別位於耶路撒冷、馬撒大、耶利哥、馬蓋兒斯堡、該撒利亞、及撒馬利亞,希律最大的建樹就是留下無數宏偉的建築遺產像是聖殿、城池、及引水道,不勝枚舉,但工程的背後是鮮為人知的辛酸血淚史,中國人有句話說:「一將功成萬骨枯」,真是悲壯。希律堡建築在小山丘上,聽說還是人工堆積起來的小山,易守難攻,難怪在主後132年至135年巴克巴起義反抗羅馬暴政,就躲藏在這兒,挖掘戰壕攻擊敵人,最後還是被羅馬滅亡,留下一些破損遺跡,讓人追念。整座宮殿應有盡有,它包括王宮、會堂、倉庫、蓄水池、三溫暖浴室,裝飾設備都極為豪華,讓後人羨慕不已。由於希律堡地處高地,眼前是一片曠野,遠眺東邊就是死海,但因能見度不佳看不太清楚,有人說:「看不見」,張老師馬上回說:「憑信心,不憑眼見」,真是妙答,再遠處就是摩押地,路得從那邊來的。回程途中我一直在思索張老師的那句話,突然間讓我明白,為什麼這鳥不生蛋的地方, 神耶和華卻說:「這地是流奶與蜜之地」,因為  祂要我們憑信心,不憑眼見,我們信仰這條路是否也是如此,十二位探子,只有約書亞和迦勒看見 神的心意,而你我呢?(照片由作者提供)

[轉載自基督教論壇報生活版,http://www.ct.org.tw/]